「普世共融」:羅哲與泰澤團體

支秀梅

回到華人神學園地

回到支秀梅神學網頁

 

一、引言

說起泰澤,許多人腦海中即可浮現的便是泰澤詩歌,或者泰澤崇拜。在基督教二千多年的歷史中,泰澤團體在長河中並不是特別耀眼的一個點,這個團體成立至今僅七十八年,有一群願意做跟隨基督的人,走進需要的人群中,修和分离,活在神的恩典中的人,[1] 其創始人羅哲曾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和平教育獎[2] 而泰澤的歌詠式崇拜也在全世界各地教會廣泛採納。它為何能吸引全球數百萬青年踏上信心之旅並改變他們的生命?泰澤團體共融的觀念,對現在教會和合一有和啟發?它對貧窮的回應,對基督徒的社會行動又有什麼反思?泰澤的崇拜中的一些元素是否可以在教會中運用呢?

 

二、羅哲弟兄與泰澤團體

(一)羅哲弟兄——泰澤團體創始人

羅哲·舒茲(Roger Schutz-Marsauche),1915512日出生於瑞士一個名為普羅旺斯小山村的基督教家庭中,他的母親艾蜜莉·馬雙雪(Amellie Marsauche)是法國的新教徒,曾於巴黎音樂學院深造聲樂,[3] 父親查理世·史庫資(Charles Schutz)是法國更正教的牧師,喜歡拉小提琴,他有7個姐姐和1個哥哥,羅哲排行最小。[4] 小時候家人為他講述十七世紀修女團的故事,他曾反思:幾位姊妹可以以福音帶來影響,一群弟兄在一起是否也能達到這成就呢?[5] 16歲的羅哲因患肺結核病而無法去學校學習及活動,被迫在家修養,在安靜的環境中讓他學會默想,這日後也成為泰澤祈禱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病重時他也學會交托,曾說:在患病的幾年間,我明白到幸福的泉源不在於卓越的天賦,也不在於偉大的才能,而是在於謙遜地交付自己,好能懷著一顆善良的心去諒解別人。[6] 這使他的生命得到改變,在人的局限性、受挫、內心的痛苦中經歷上帝的同在。

21歲的羅哲接受了父親的安排,在洛桑及史特拉斯堡進修神學。1937年因為姐姐Lili懷孕期間患重病,在病危時,羅哲第一次以詩篇27篇中的簡單字句: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要尋求向神呼求,後姐姐痊癒,歌詠卻一直在他耳邊繚繞,也成了他難忘的祈禱。[7] 1939年他在洛桑大學擔任基督徒學生會(Student Christian Association)的主席,並帶領會中一小群人組成大團體”,成為第三修會,兩個月一次以祈禱、默想、詠唱等方式來靈修。二戰爆發,法國被德國控制後,他祈願大團體在這場戰爭中帶來祝福,能有一棟房舍容納成員,大家過和好共融的團體生活,他便開始四處尋找房舍,並追逐夢想。幾年後他寫到:法國的敗落激起我們強烈的同情,如果能在法國找到一棟房舍,就像我們夢想的那種樣子,就有可能協助那些最灰心沮喪的人和無以為生的人,而且可以成為安靜和工作的地點。[8]

     羅哲的外祖母對他萌發此夢想具有重要的影響,她是福音派的信徒,一戰期間,在法國的北部,收留了老人、小孩、孕婦等在逃難的人,為他們提供庇護,她渴望戰爭可以停息,更不願看到已分裂的基督徒間不停息的戰爭,渴望他們互相修和,[9] 於是她前往天主教堂祈禱,希望內心得到修復。外祖母的這兩個舉動給羅哲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新教與天主教彼此互相攻擊時,他渴望基督教的信徒與天主教信徒得以修復、和好,也願意堅持基督徒身份的同時達到各個宗派的共融。[10]

19408月,羅哲騎著自行車前往法國勃墾地的泰澤村莊,用微薄的貸款,買了一棟葡萄農的房子,與姐姐珍妮及朋友一起接待受迫害的難民,大部分是猶太人,為他們提供庇護。[11]

 

(二)普世共融泰澤團體

1.成立初期

羅哲與這些難民一起生活,更不時的帶難民逃離法國,進入日內瓦。後因他們的活動被秘密員警發現,1942年羅哲在協助難民去日內瓦後,納粹來搜捕難民,並在泰澤的屋子等待羅哲,他便只能暫留在瑞士。暫住在瑞士的羅哲扔堅持自己的願望,後與彼耶·穌維侖(Pierre Souvairan)、馬可斯·杜侖(Max Thurian)、蒙特墨林的丹尼爾(Daniel de Montmollin)三位年輕人開始在一間小公寓內開始過團體式生活,[12] 他們不僅是在靈性上的合一,也在物質上共用,活出的基督大家庭的真實關係,[13] 就如初期教會一樣: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掰餅,祈禱。眾人都懼怕。使徒又行了許多奇事神跡。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並且賣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裏且在家中掰餅,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讚美神,得眾民的喜愛。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徒242-47許多年輕人也會在參加祈禱之後再去上班,羅哲也會邀請原來洛桑基督徒學生會中的大團體成員來參加,他們一同祈禱、詠唱、交流。[14]

二戰結束後,四位年輕人一起返回泰澤,他們成為團體第一批修士,以農耕達到自給自足,雖然生活艱難,但他們拒絕任何機構或組織的捐贈、遺產、禮物,他們渴望保持團體的自由。他們一起委身於以基督為中心的共融生活,每天堅持一同祈禱,也有一些路過的住客一起參與他們每天三次的祈禱會。1948年,又有三名法國弟兄加入了泰澤行列,次年復活節,團體7位弟兄確認聖靈恒常的臨在及帶領,願意對主保持忠信,並將一生交在主手中,[15] 在教堂裏舉行修道團體誓約:即身生獨身、終身公用財物、終身服從院長權柄,[16] 團體成員之間一起承擔責任,彼此信任,過著純樸的生活,在寧靜中享受喜樂。

2.團體發展

1949泰澤團體開啟基督教第一所新教修道院,並以追求教會合一為特點,不僅在於包容,更在於和好,並非試圖回歸天主教,而是重修天主教與新教的關係,他們並為此不斷努力,前往羅馬與教宗碧嶽十二世對話,並在幾年後得到進展。1958年羅馬教宗逝世,安琪兒·若瑟·農卡裏繼任,後,羅哲再次前往羅馬與其會面,教宗贊同並支持羅哲的想,並以小小的春天來形容羅哲,後也被用來描述泰澤團體。[17] 1958年後加入團體的人逐漸增加,而梵蒂岡第二次會議給教會帶來了新的氣息,越來越多的來自不同國家的青年來泰澤參加祈禱,泰澤團體的修士們願意成為聆聽者,感受青年朋友們的渴望心靈的平安,而主就是平安的源泉,祂是賜平安者。

1969年第一位來自比利時的年輕天主教徒加入泰澤團體,這是泰澤團隊實現普世共融的美好見證。之後絡繹不絕的訪客慕名都來參加泰澤祈禱,次年便籌備舉辦青年公議會,將修復和好的資訊帶進全世界。1974年,前往泰澤村莊的訪客達六萬人,完全超出了羅哲建立大團體的異象,這年也正式開始開展青年公議會,年輕的訪客願將泰澤的和平、共融的理念帶回自己的國家及社區,成為祝福。後改為信心在人間朝聖旅程,每年在不同的城市舉行,讓更多的青年朋友們體驗泰澤的普世共融願景。[18]

接待不同的人群與融入貧困人群,是團體的重要事工,他們接待一切有需要的人們,包括戰亂中的法國難民、戰後德國被俘虜的戰犯,還有因戰爭失去家庭的孤兒,來自波斯尼亞、格魯吉亞等不同的國家,由羅哲的姐姐來照顧孩子,他們看到這些孩子都在戰爭、暴力中收到身體及心靈的傷害,需要給予愛、體諒、安撫。[19] 修士們接待貧窮的人,主動去幫助他們修建房子,分擔他們的困難,與他們一起生活。[20] 羅哲弟兄與修士們主動融入最貧窮的國家、地區,社群之中,或因遭受戰爭的群體,陪伴老、弱、病、殘者,協助他們得到必要的治療,向最需要的人們表達愛,並以生命來述說這份愛。羅哲就是這樣的人,他在2005816日在晚禱時被一名精神失常的婦女刺殺身亡。團體舉行感恩祭,饒恕行刺者,並為她代求,以完全奉獻的行動,轉化為愛與寬恕。[21]

現在,泰澤團體修士已有一百名,他們來自三十多個國家,不同宗派背景,包含新教的不同宗派、天主教、東正教的弟兄們,他們自願過著簡樸的生活,以製作一些手工藝品為生,拒絕接受社會捐獻,修士們沒有個人的財產,也會把家族裏面繼承的財產分給有需要的窮人。[22] 追求簡樸並不是要以刻薄及審判官的姿態對待那些沒有選擇過簡樸生活的人,而要擁有仁愛,[23] 藉著他們共融的生活,謙卑的服事貧苦的人、流浪街頭無家可歸的兒童、監犯、垂死的人等社會邊緣人物,關懷因人際關係與被遺棄而心靈受創傷的人之中,作愛的具體臨在,活出生命之道,生命之道的希臘語為politeia,意為公民身份聯邦國家,是與政治相關的,基督徒的生命是向外展現的生命。[24] 泰澤團體努力修和分裂基督徒和分離民族,用生命做基督和平的見證。[25]

 

三、普世共融泰澤崇拜

    泰澤的崇拜以導引詠唱、讀經、回應、靜默、代求、聖餐(僅在早禱)、結尾詠唱來尋求與主共融,每天早、中、晚三次進行,這是泰澤崇拜一直沿用的節奏,即使是最初只有羅哲一人在泰澤時,他也是如此。崇拜的最終目的是與上帝的契合,彰顯基督的臨在,在泰澤崇拜中,可以更深的感受到。[26]  祈禱不單單是我們在崇拜中要做的,從廣意來講,崇拜就是由祈禱構成的,整個崇拜的過程就是我們的祈禱。[27] 在祈禱中將自己或他人的掛慮、傷害、驚慌交托主,關心上帝創造的世界,以謙卑、純樸的心為需要的人代禱,法國塞巴安神父曾經去泰澤退修,他說:“……在如此溫柔、如此恬靜、如此平靜的靜默低語中與主相遇……今天,我的眼淚直流,是我不曉得寫下的話語,心靈的平安。寧靜的喜悅、就在萬事萬物中。[28]

泰澤是一處以歌曲成為祈禱的地方,[29] 詠唱是泰澤崇拜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以簡單的字詞、簡單的旋律來詠唱,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在幾分鐘之內學會,也許就是因為泰澤的簡單讓泰澤崇拜被不同國家、不同語言、不同地域,不同的時代被廣泛採用的原因。泰澤的詠唱的詩歌歌詞大部分是直接出自聖經,也都反應普世共融的精神,[30] 在詩歌中表達信仰,馬丁路德也曾說詩歌是內心情感的管家與保姆,[31]透過簡短歌詞與旋律,加上不同的樂器,音樂的和聲樂器的變化豐富,可用不同的語言重複的詠唱形式,而領唱或者指揮在此變的不重要了,隱藏那些使人分心的外在之物,務要營造一個空間,讓人的思想只聚焦在祈禱與默想之中,這些詩歌也被稱為禱告之歌(Song of Prayer),[32] 令人安靜、自省、祈求和平共融,這種風格亦使泰澤崇拜增添獨特的色彩。詠唱可以在崇拜開始、代求、結尾或其他有需要的部分進行。

靜默也是崇拜中非常重要的環節,時間為712分鐘。奧古斯丁曾說:當我們在神面前閉上嘴唇,敞開靈魂的時候,我們內心就向神說話。置身於繁忙、急燥、壓力、生活步調緊張、速食時代的基督門徒,祈禱與工作時常趨於二元化,靜默對於許多人來說是奢侈品,在泰澤崇拜中學習將自己的心安靜在主裏面,讓人在靜默中感受基督的臨在,仰望神、等候神、尋求神,將目光只聚焦於神。看似虛無的靜默,基督的臨在,聖靈藉著寧謐感受從上而來的喜樂。[33] 人們來到泰澤享受這份靜默,是人生一次很難得的經歷。

在崇拜中修士用英語、法語或德語來誦讀聖經,在殊特的時期,因訪客的不同會增加其他語言,讓大家都能專心的參與。修士按照讀經表,用兩年時間將整本聖經讀完,福音書及關於普世教會合一的資訊會給予更多的誦讀與關注,使來參加崇拜的人都能聯結在一起,並在靜默中思索經文與他們生命之間的聯繫,使聖經透過聖靈的工作與每一位會眾說話。[34]

代求在靜默之後,修士們會以唱誦的方式為全世界所有受苦的人代求,在代求中加入領唱及會眾應唱上主,求你垂憐[35] 不斷在代求中輪唱,會用不同的語言進行,讓參與者可以用自己的母語來唱出。代求有時候會用修士寫的禱詞以默想的方式來閱讀。[36]

聖餐只在早禱中進行,在聖餐之前會先詠唱主禱文,一般用英語來進行,但也會根據訪客地域的不同而選擇不同的語言。聖餐在祝聖後領受,但天主教、新教、東正教會有不同的負責人來派送。[37]

     在泰澤崇拜中,參與的所有人可以在詠唱、默想、禱告中合一。如果有合一的心,即使不同種族、不同的宗派、不同性別、不同階級、不同文化的人,仍會有許多的共通之處。在主裏面可以成為一體,仍能在崇拜及靈性上的交流。[38]

 

四、反思

普世共融對於世界來說是最美的藍圖,對於教會來說是最悅耳的名字,基督徒該怎樣為此努力呢?環顧四圍,許多教會內的信徒或同工之間彼此冷淡對待,互相紛爭,又如何活出在基督裏同歸於一的美景?基督徒如果不願去關愛社會中的弱者,又如何去接待看不見的主呢?基督選召我們,是要我們成為世上的光、照亮與引導黑暗中的人們,透過我們所行的,神會令我們與祂更加接近;世上的鹽,為身邊的人帶來調味,以品格及對神的渴慕喚醒他人體味的人生。[39] 泰澤團體將崇拜與生活緊密聯結在一起,在崇拜中為有需要的代求,在生活中主動走進最需要的人群之中,實踐普世共融,反思我們的崇拜卻常常只是停留在教堂之中,或在參加聚會的那個時段,代求的內容也局限於教會的事工上,缺少對上帝所創造這個世界的關顧,甚至有些教會在崇拜中代求也被省略,很少將崇拜與信徒的生活聯繫在一起……,祈願教會的牧者能以神國度的眼光來看這個世界,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在這時代中牧養信徒一起活出基督,成為與神同行的人。

 

 

參考書目

1. 卓利著。劉思凝慧譯。《構建崇拜——平衡聖經與文化的設計藍圖》。

香港:浸信會出版社,2017

2. 若望修士著。黎珺瑜譯。《我來是要使他們得生命——思考基督信仰的三個進路》。

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6

3. 若望修士著。張婉麗譯。《基督信仰有何獨特之處?》。

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6

4. 泰澤團體著。陳愛潔譯。《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

香港:厄瑪烏靈修網路有限公司,2013

5. 泰澤團體著。《泰澤共融祈禱歌詠》。臺北:光啟出版社,中華民國83年。

6. 泰澤團體著。陳翠婷譯。《靜修靈旅》。香港:基道出版社,2009

7. 張名揚。<生命猶如比喻——法國泰澤團體與貧窮人的團體共融>

《建道學刊》第四十一期(20141月),頁375-397

8. 陳康。《心靈與誠實——崇拜程式設計與企劃》。香港:浸信會出版社,2012

9. 桑圖斯著。劉思潔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

臺北:雅歌出版社,2010

10. 蒲錦昌。《合一路 牧者情》。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2013

11. 詹姆斯·懷特著。禮亦師譯。《基督教崇拜導論》。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1

12. 羅哲著。範晉豪譯。《盼望之路:泰澤羅哲弟兄的最後良言》。

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5

13. 羅倫培登著。陸中石、古樂人譯。《這是我的立場:馬丁路德傳記》。

南京:譯林出版社,1993

 



[1] 泰澤團體著:《泰澤共融祈禱歌詠》(臺北:光啟出版社,中華民國83年),頁1

[2] 19889月泰澤團體創始人羅哲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教育獎,表揚他推動和平。

[3] 泰澤團體著,陳愛潔譯:《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香港:厄瑪烏靈修網路有限公司,2013),

14-19

[4] 張名揚:<生命猶如比喻——法國泰澤團體與貧窮人的團體共融>,《建道學刊》第四十一期(20141月),376

[5] 羅哲著,範晉豪譯:《盼望之路:泰澤羅哲弟兄的最後良言》(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5),頁6

[6] 泰澤團體:《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頁20

[7] 桑圖斯著,劉思潔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臺北:雅歌出版社,2010),頁63

[8] 桑圖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頁64

[9] 蔡少琪:教會歷史():從宗教改革到現代教會,2017春季普通話密集課,課程大綱與筆記,頁72

[10] 羅哲著:《盼望之路:泰澤羅哲弟兄的最後良言》,頁14

[11] 泰澤團體:《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頁28

[12] 桑圖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頁68

[13] 若望修士著,張婉麗譯:《基督信仰有何獨特之處?》(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6),頁13

[14] 泰澤團體:《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頁31

[15] 羅哲著:《盼望之路:泰澤羅哲弟兄的最後良言》,頁10

[16] 桑圖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頁70

[17] 桑圖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頁72

[18] 泰澤團體:《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頁50

[19] 羅哲著:《盼望之路:泰澤羅哲弟兄的最後良言》,頁35

[20] 泰澤團體:《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頁44-49

[21] 泰澤團體:《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頁121

[22] 張名揚:<生命猶如比喻——法國泰澤團體與貧窮人的團結共融>,頁387

[23] 羅哲著:《盼望之路:泰澤羅哲弟兄的最後良言》,頁29

[24] 若望修士著,黎珺瑜譯:《我來是要使他們得生命——思考基督信仰的三個進路》(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6),頁11

[25] 泰澤團體的今天 http://www.taize.fr/zh_article7676.html(查閱時間201775日)

[26] 詹姆斯·懷特著,禮亦師譯:《基督教崇拜導論》(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1),頁8

[27] 卓利著,劉思凝慧譯:《構建崇拜——平衡聖經與文化的設計藍圖》(香港:浸信會出版社,2017),頁193

[28] 羅哲團體:《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頁59

[29] 羅哲團體:《選擇去愛——泰澤羅哲弟兄1915-2005》,頁58

[30] 桑圖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頁124

[31] 羅倫培登著,陸中石、古樂人譯:《這是我的立場:馬丁路德傳記》(南京:譯林出版社,1993),頁315

[32] 陳康:《心靈與誠實——崇拜程式設計與企劃》(香港:浸信會出版社,2012),頁196

[33] 羅哲著:《盼望之路:泰澤羅哲弟兄的最後良言》,頁45

[34] 桑圖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頁129

[35] 曲譜可參《泰澤共融祈禱歌詠》第47首。

[36] 桑圖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頁135

[37] 桑圖斯:《泰澤傳奇——和好、自由、信任之旅》,頁136

[38] 蒲錦昌:《合一路 牧者情》(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2013),頁42

[39] 泰澤團體著,陳翠婷譯:《靜修靈旅》(香港:基道出版社,2009),頁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