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金錢奉獻在主日崇拜中的意義

黃偉立

日期:23-12-2016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黃偉立神學網頁

 

 

1. 引言

      著名福音派禮儀學者韋柏(Robert E. Webber)認為:「崇拜是人與神相遇的戲劇化重演。當神藉耶穌基督的工作再一次被誦讀,主耶穌的受難再次演出,人再一次回應這個事實時,神與人就再度相遇。」[1] 因此崇拜每一個程序都是引領人崇敬神的重要環節。然而在眾多程序中,「金錢奉獻」卻經常惹來熱烈討論,除了金錢本身是一個敏感話題之外,也牽涉不少信徒對奉獻的意義只是一知半解的認知。更甚者會認為,這和坊間的慈善捐助活動沒有兩樣,因而未能全情投入在這重要的崇拜環節之中。有見及此,本文章希望從檢視聖經中有關奉獻的原則,以及初期教會在崇拜中的實踐,來反思金錢奉獻在現今主日崇拜中的正確意義。礙於篇幅所限,筆者會以韋柏所建議的崇拜模式來作立論基礎。

 

2. 聖經原則

      筆者同意華人學者唐佑之對聖經記載的奉獻的看法,他認為奉獻有兩種,一是經常和必需的,出自本份和責任。二是額外的,只要樂意,都為神所喜悅。[2] 以下嘗試從新舊約的記載中歸納當中的原則:

 

      2.1舊約有關奉獻的經文:

      「敬拜」和「奉獻」在意義上不能分割,因為奉獻也是一種敬拜和事奉的表現。我們最早可以在創四看到,該隱和亞伯已懂得向神獻上供物。[3] 人將從神而得來的收穫,以一部份作為回應,獻上感謝。及後,亞伯拉罕為著敬畏神的原故,將所得的十分之一拿給麥基洗德(創十四20)。到雅各逃避哥哥追殺的時候,他在夢中向神許願說,若神能保佑他的性命,必將神所賜給他的十分之一獻給神(創廿八22)。[4] 由此可見,在未有律法以先,人已懂得以奉獻來敬拜神。

      直到摩西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後,神就明確定立十分之一奉獻的規例,並指明人所得的的田產,要以當中「十分之一是耶和華的」來作為奉獻原則(利廿七30~32;民十八10~27;申十二4~19、十四22~2328~29、廿六12~13;尼十34~39)。[5] 另外,猶太人在多個重要節期,例如逾越節、住棚節和收穫節,都會獻上額外的十分之一。每三年更會作一次特別的十一奉獻,以救濟社區中有需要的貧窮人(申十二15~19;十四27~29)。[6] 瑪三8~10更提到不作十一奉獻的嚴重後果,以及若果人願意回轉歸向神,重新以奉獻作為與神關係上的回應,必會得著更大的福氣。

 

      舊約的奉獻除了有明確的數量規定,也有品質的要求。諸如燔祭、平安祭和贖愆祭,都要求獻上「無殘疾」的牲畜,以顯「完全」。這觀念還表現在要將祭牲全部焚燒,以及在素祭時,以「初熟之物」代表「全部」農作物獻祭,可見神要求人的是全心的擺上。[7]

 

      除了律法的規定,大衛王在位的時期,為了在耶路撒冷建造聖殿,號召百姓奉獻給神(代上廿九5),於是眾族長、各支派的首領、官吏以及百姓都甘心樂意奉獻一切所需。可見奉獻可以是人甘心回應神的行動,也是神所喜悅的。[8]

 

      2.2新約有關奉獻的經文:

      到新約時期,猶太人一直都奉行施捨救濟、十分之一和聖殿錢庫的奉獻。[9] 新約聖經雖沒有明確有關十一奉獻的教導,但當中的精神一直存在。雖然耶穌曾責備法利賽人,卻沒有反對禱告和獻上十分之一本身的價值,只因他們仗著自己的義來禱告和奉獻。耶穌更肯定他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是當行之事(太廿三23),只是除此之外,他們更應該行公義、憐憫和信實。[10] 而希伯來書的作者和保羅都同樣肯定十一奉獻(來七1~9、加三7~9),認為這是應作的事。[11]

 

      除了舊約的奉獻規定以外,不少人無私的擺上也得到新約聖經的肯定。耶穌就曾讚許兩位不計代價,全心奉獻的婦人。一位是在聖殿將僅有的兩個小錢作奉獻的婦人,耶穌肯定她所作的,比其他人只將自己有餘的獻上更為寶貴(路廿一1~4)。另一位是為耶穌即將被安葬的事,而將珍貴的香膏獻給耶穌的婦人,耶穌形容這是件美事(可十四3~9)。保羅亦曾大大稱讚腓立比教會的信徒在支持福音事工上的熱心奉獻(腓一5、四15)。他也向不同教會作出捐獻呼籲,鼓勵信徒在供應聖徒和扶貧的事上作出額外的奉獻,只要出於甘心,不用勉強,也為神所喜悅(林前十六1;林後九1~7)。

 

      新約的奉獻觀明顯已超越舊約規定,因為信徒已不在律法以下,而在恩典之下,所以要獻上的更是全部和整個人,這精神可從耶穌稱讚兩個獻上全部的婦人當中看到。[12] 保羅亦同樣要求信徒須要全人獻上,將整個生命獻予主,作為理所當然的事奉(羅十二1)。因此奉獻的精神不在乎禮物的大小,而在乎奉獻者的態度和生命。

 

      2.3小結:

      從聖經的教導可見,奉獻包括三方面:(一)為崇拜神,人以所得的一部份作為禮物獻上,以表崇敬。(二)維持崇拜所需,包括舊約敬拜的地方、燈油和祭壇上的香(出三十36)、聖桌的陳設餅(利廿四9)、獻祭用的牲畜(出廿九39~42),以及負責獻祭的利未人和祭司的生活所需(申十八1~5)。到了新約,信徒也奉獻支持聖徒所需。(三)為貧民,在各種節期中,以色列人都將禮物送給孤兒、寡婦及貧民,顯示顧念有需要的人也是奉獻的重要目的。[13]

 

      雖然舊約的奉獻有用於貧民上,但主要仍用於支持祭師體系的存在。但到了新約,奉獻的焦點卻落在賙濟窮人上,可見新約福音的精神和特色。[14] 奉獻已由原先的命令,轉移成為以物質、金錢,甚至整個生命來作為對基督救贖的回應,並以行動實踐神所喜悅的事。

 

      由此可見,奉獻有經常和必需的部份,即使勉強也不可推辭。亦有出於樂意,同樣為神所喜悅的額外部份。當中同樣隱含一個重要的神學原則:信徒和所擁有的都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神,因此以奉獻來回應神的恩典。

 

3. 初期教會中的金錢奉獻

 

      3.1在崇拜中的位置:

      初期教會沒有固定的崇拜程序。[15] 及至第三世紀教會的崇拜,奉獻這環節被設在聖道禮儀之後。在程序中,慕道者會先行離開,信徒就到樓房上進行聚餐禮儀。執事們領禱過後,信徒會彼此問安,然後就獻上自己的捐獻。[16]

 

      奉獻會在感恩禮(聖餐)之時收集,[17] 信徒或每個家庭會自行將餅和杯,以及其他用以賙濟貧窮的禮物,放在桌上作為奉獻。後來因參加崇拜的人數眾多,才改由一名代表獻上,作為整體信徒的呈獻。這象徵信徒把自己獻呈於神面前,成為教會 - 基督身體的一部分。另外,初期教會亦會按手在餅和酒上,表示祝禱,以及所呈獻的禮物正代表奉獻者。可惜這將禮物帶來獻呈的禮節在宗教改革時期被刪除,這原代表獻上身心的意念也被遺忘。[18]

 

      然而,在改教家加爾文(John Calvin)出版的《禱告禮文》中可見,崇拜程序中,在聖道和聖餐禮儀之後,有「差遣見證」的環節,當中設有「施贈(Offering for the poor)」一環,顯示教會在改教時期,在奉獻一事上仍非常看重扶貧工作。

 

      3.2意義和用途:

      初期教會的信徒多為貧富大眾,知識和能力也不多,[19] 但卻非常樂於與人分享生活所需。從聖經可見,初期教會信徒經常以「凡物公用」為原則,無私地將自己所有的跟其他肢體分享(徒四32~35)。甚至變賣自己的田地,把錢財放在使徒腳前(徒四37),顯示教會在成立初期已有強烈分享和奉獻意識。對於正在饑餓和困苦中的信徒,教會亦樂於捐獻,以助他們渡過難關(徒十一27~30)。這觀念可能跟舊約關顧貧窮人的吩咐有關,也可能和早期教會屬於少眾和弱勢,經常受到逼迫,而引致強烈互相支持的意識有關。

 

      無論如何,賙濟窮人成了初期教會的主要事工(太六3~4;徒二44~46、十一27~30)。在聖經以外亦有文獻記載,當時教會收集的捐獻主要用作救濟貧窮和有需要的人,[20] 顯示當時奉獻的觀念與聖經的原則 回應神和救濟,同出一轍。

 

4. 現代崇拜中的金錢奉獻

 

      4.1在崇拜中的位置:

      在現代崇拜中,奉獻多被安排在講道、回應詩歌和祈禱後,這也從韋柏對崇拜企劃的建議中可以看到。[21]

 

      在主日崇拜中,信徒由宣召一刻起,就一直在祈禱、頌詞、唱詩、詩班獻頌、公禱、讀經、見證、講道等程序引導下,才一次思考神在他們身上的作為,以及基督救贖所帶來的恩典。當信徒參與其中,基督的事跡被重新演繹,信徒就再一次與神會遇,靈命和感恩的心也被挑旺起來。崇拜一方面著重神親自動工,與人相遇,另一方面也強調人要懂得作出回應。[22] 因此信徒在崇拜各樣程序中有所領受後,最佳的回應方式除了唱詩和祈禱外,就是金錢奉獻。事實上,講道和之前的程序都是神和人 - 縱向的交流,在講道後則以橫向的方式 - 讓會眾彼此鼓勵奉獻給神,是合宜的。因此,金錢奉獻在崇拜中起了重要的作用,就是為信徒提供一個憑信心回應神的機會,同時彼此鼓勵,將自己從神所領受的,包括金錢,都獻上作為感恩禮物。唯有知道主恩的人才懂樂意奉獻,也只有領會十字架苦難的人才不以奉獻為重擔。[23]

 

      除此之外,筆者認為金錢奉獻更是一種對生命主權的宣告。正如耶穌所言,信徒不能事奉神,同時又事奉金錢(太六24)。當人愈擁有財富,就愈容易受金錢誘惑,陷入金錢崇拜的危機。[24] 但當信徒願意獻上金錢,就是表示願意獻上自己給神,以此認定祂是生命的主,也算為一種崇敬。

 

      現行教會中的奉獻主要有三項:(一)經常奉獻,以維持教會開支。(二)宣道奉獻,以對外福音事工為目標。(三)建堂和擴堂奉獻[25] 多數教會會採用奉獻袋,由事奉人員傳到每一個與會者手上。也有教會採用奉獻箱,任由與會者自行在會後將金錢放進箱內。大多教會為免未信者誤會,都會提醒這是基督徒的本分,未信者可以自由參與。[26]

 

      4.2意義和用途:

      時而勢易,現代崇拜中奉獻的意義和主要用途已有別於聖經及初期教會。

 

      今日的奉獻仍著重信徒在所得的金錢和生活所需之中,以一部份來回應神的供應和恩典。然而,不少教會更著重教導信徒,奉獻乃信徒的本份,以回應教會經營和事工開展的需要。大部份教會都鼓勵信徒以全人及生活上每個環節,包括時間、才幹、能力來作回應,當中當然也包括金錢的擺上,並且投放於教會之中。此觀念可能來自對「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瑪三10)的詮釋 - 「倉庫」就在神的家,而神的家也就是永生神的教會(提前三15),因此今日信徒都多以「供應教會所需」的觀念來看待奉獻。[27] 這本無不妥,事實上,現今教會比初期教會著實有規模得多,信徒亦不再以貧窮人為主,在奉獻的能力上已大有提升。因此教會在收集獻金的事上,確實需要有神託付的管家的心思,好好分配資源。然而,若重新檢視神原定的奉獻原則,就會發現今日教會在處理獻金的做法上,未能全面實踐原有的意義和精神。

 

      事實上,不少教會變得有規模,就開始著重回應教會的經營,例如同工的薪金、購置或租用堂址的費用、各項聯誼活動、維繫小組或團契的開支,以及訓練和裝備支出。導致過份著重「自養」,而忽略福音事工和見證,諸如扶助貧窮、社會服務,以及對外福音事工等重要性,[28] 漸漸遺忘初期教會「使貧窮的人聽見福音」的熱誠和投入。[29] 不少教會最多只在常費中,撥出一部份用作對外福音或慈善機構的支持。[30] 除了個別以基層人士為對象的教會外,願意投放資源在扶貧和社區服務的教會實在少之又少。

 

      筆者認為,今日教會必須重新檢討,如何在分配資源上全面實踐聖經的教導,顧及崇拜神、維持教會所需,以及關顧貧民這三方面的原則。效法初期教會,重拾以幫助弱勢來敬拜神的精神。若信徒在崇拜奉獻時也能重拾這意念,則教會也不再只著眼於自身的存在,而能多為他者著想,必定更能蒙神喜悅。

 

      4.3有關十分之一奉獻:

      如前文所述,十分之一是舊約的標準,也是新約所著重的。有學者認為基督徒不受這命令約束,正如我們不用守猶太人節期,或按利未記的規定獻祭,或遵守安息日等規例。[31] 筆者同意,新約信徒不是必須履行十一奉獻的要求,我們要作的,其實是全人的獻上。然而以十一奉獻作為實踐的最低標準也無不可,目的是提醒信徒回應神的恩典。信徒可以十分之一作為學習奉獻的開始,當日子有功,就能學習獻上更多。

 

      教會在崇拜中可作十一奉獻的教導,但不宜一味引用瑪三10,因為在新舊約聖經中也充斥著不同的相關經文。

 

5. 結論

      從聖經的整體教導可見,金錢奉獻是信徒必須實踐的原則,當中包括崇拜神、維持教會所需,以及關顧貧民三方面的意義。而金錢奉獻在崇拜中也起了重要的作用,讓信徒有回應神和宣告生命主權的機會。回顧初期教會的情況,確能忠於以上原則。

 

      反觀今日香港,學者梁家麟亦指出教會正面臨中年化 - 教會資源越豐富,越是只顧「固本」,將錢財傾注於營運上,而忽略外展和救濟。[32] 今日教會必須在資源運用作出反思和革新,在金錢奉獻上作全面的實踐,以履行神的吩咐。教會須在崇拜中教導信徒一同承擔,按照聖經原則,效法初期教會的精神。因為奉獻不單是眾多程序中的一個,也不只是當下的一刻舉動,更是生命的事奉和擺上。若信徒能明白奉獻的正確用途,定能提升他們對實踐神吩咐的熱心,並以此作為崇敬神的具體行動,做到榮神益人。

(共5939字)


參考書目

梁家麟。〈教會中年化〉。《建道通訊》第185期(201610月),頁2~3

張立夫。〈論十一奉獻〉。《新使者》第32期(19962月),頁46~48

劉孝勇。〈獻心不是獻金〉。《舉目》第53期(20121月),頁6~9

史謝利著,胡玉藩譯。《信徒皆管家》。台北:道聲出版社,2011

查禮亞著。《奉獻的生活》。台北:三一文化事業,1976

韋柏著,何李穎芬譯。《崇拜:認古識今》。香港:宣道出版社,2000

唐佑之著。《教會生活的藝術》。台北:中國信徒佈道會,1993

楊濬哲著。《十分納一》。香港:福音文宣社,2007



[1] 韋柏著,何李穎芬譯:《崇拜:認古識今》(香港:宣道出版社,2000),頁131

[2] 唐佑之著:《教會生活的藝術》(台北:中國信徒佈道會,1993),頁256

[3] 唐佑之:《教會生活的藝術》,頁5

[4] 楊濬哲著:《十分納一》(香港:福音文宣社,2007),頁12~13

[5] 楊濬哲:《十分納一》,頁13

[6] 史謝利著,胡玉藩譯:《信徒皆管家》(台北:道聲出版社,2011),頁37

[7] 劉孝勇:〈獻心不是獻金〉,《舉目》第53期(20121月),頁6

[8] 查禮亞著:《奉獻的生活》(台北:三一文化事業,1976),頁44

[9] 唐佑之:《教會生活的藝術》,頁44

[10] 楊濬哲:《十分納一》,頁18~19

[11] 楊濬哲:《十分納一》,頁19

[12] 楊濬哲:《十分納一》,頁20~21

[13] 查禮亞:《奉獻的生活》,頁65~66

[14] 張立夫:〈論十一奉獻〉,《新使者》第32期(19962月),頁47

[15] 韋柏:《崇拜:認古識今》,頁76

[16] 第三世紀教會的崇拜設有兩部份,一為聖道的禮儀,如要以聽道為主,慕道者仍會參與。二為樓房上的禮儀,信徒聚在一起,同領聖餐,參韋柏:《崇拜:認古識今》,頁66~67

[17] 韋柏指出「主餐」和「感恩禮」兩個技術性名詞雖有分別,但意義上一般都指著教會遵守「聖餐」,參韋柏:《崇拜:認古識今》,頁164

[18] 韋柏:《崇拜:認古識今》,頁170~172

[19] 查禮亞:《奉獻的生活》,頁3

[20] 韋柏:《崇拜:認古識今》,頁156

[21] 韋柏:《崇拜:認古識今》,頁260

[22] 韋柏:《崇拜:認古識今》,頁117~119

[23] 楊濬哲:《十分納一》,頁29

[24] 史謝利:《信徒皆管家》,頁35

[25] 唐佑之:《教會生活的藝術》,頁24

[26] 唐佑之:《教會生活的藝術》,頁5。唐佑之認為在崇拜中不應禁止未信者奉獻,因為這等如禁止未信者敬拜,體驗神的供應,參《教會生活的藝術》,頁32。筆者雖同意未信者若是自願奉獻,教會就絕不應阻止他們的美意。然而若果呈獻是種感恩的回應,則奉獻者必須先真切感受到神的恩典和供應才可,否則即使未信者作了奉獻,也不會體驗神的恩惠,也是本末倒置。另外,唐佑之又認為提醒未信者不是必需參與奉獻是不必要的做法,正如其他敬拜的環節都沒有特別提醒未信者不必參與,若是因為金錢是個敏感的課題而特別作出提醒,則放在門外的奉獻箱也不應擺放,參《教會生活的藝術》,頁252~253。不過筆者認為,正正因為金錢是個敏感的課題,有別於其他環節,才值得作出特別提醒。以筆者未信主的父母為例,他們對基督徒的奉獻(他們稱之為捐錢)非常反感,認為教會辦節目都是為錢。因此教會敏銳未信者的看法也是必須的。

[27] 楊濬哲:《十分納一》,頁58

[28] 查禮亞:《奉獻的生活》,頁22~23

[29] 張立夫:〈論十一奉獻〉,頁47

[30] 唐佑之:《教會生活的藝術》,頁269

[31] 查禮亞:《奉獻的生活》,頁75

[32] 梁家麟:〈教會中年化〉,《建道通訊》第185期(201610月),頁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