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哭泣」在以斯拉及尼希米記敘述中的意義

黃偉立

日期:1-12-2017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黃偉立神學網頁

 

 

1. 引言

        以斯拉及尼希米記記述被擄歸回的以色列人如何在艱難中重建民族的重要象徵 聖殿及城牆,以及如何在懊悔中重拾自己作為神的子民的身份。不少學者都同意,兩書之間充滿互相呼應的元素和結構,帶出回歸者重視傳統信仰的延續性(continuity),[1] 以建立一份堅固的身份認同感。筆者亦發現,兩書中間共穿插了四段有關「哭泣」的敘述,同樣跟他們的信仰承傳及身份認同有關,並且構成獨特的結構,表達一些重要信息。因此本文章之目的,正是希望分析「哭泣」在以斯拉及尼希米記中的意義。筆者會先概述四段「哭泣」敘述,然後會就當中所形成的結構和內容作分析。

 

2. 四段「哭泣」敘述

 

2.1百姓見聖殿立起根基而哭(拉三12~13

        波斯王古列元年,以色列人被允准回國重建聖殿(拉一1~5)。到了七月,正值猶太歷法中的新年,[2] 百姓「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拉三1),顯示他們齊心想為重建聖殿而作事。[3] 他們在耶書亞和所羅巴伯的帶領下在舊聖殿的根基上築壇獻祭,當時新聖殿的根基還未立定(拉三2~6)。

 

        第二年二月,重建工作正式開始,匠人為新聖殿立根基的時候,[4] 現場祭司都按律法規定穿禮服和吹號,[5] 又跟據舊聖殿的方式敲鈸、[6] 慶祝、讚美神(拉三10)。[7] 會眾都因此而大聲呼喊,當中包括歡呼聲和哭號聲(拉三11~12)。有人歡呼,是因為被擄終於結束,現在已經回國,並且為聖殿開始重建而感到高興。[8] 但哭號聲卻是來自那些見過舊聖殿的老年人,當中包括祭司、利未人和族長。學者們對他們哭泣的原因主要有兩個解釋:(一)失望和感慨。因新聖殿的根基和規模都不能和舊聖殿同日而語,完全不能和昔日的輝煌相比(該二3),因此傷心流淚。[9](二)高興和感動。因為他們期待已久,如今終於看見神在他們中間所行的事,並且不敢看為小事(撒四10),因此喜極而泣。[10] 筆者認為這兩個解釋並不互相矛盾,而且能合拼理解。因為見過舊殿的人為新殿感慨流淚,乃是人之常情,畢竟自己的民族曾經那麼輝煌過;但他們也因著看見眼前的景象,想到神曾對被擄者的應許(耶廿五11~12,廿九10),現在象徵他們是神的子民身份的聖殿終於動工重建,而百感交集、喜極而泣。既感慨又高興,是哭號所表達的複雜情緒。[11]

 

        如此看來,「哭泣」在這段記述中充滿豐富的情感,反映百姓因著看見聖殿得以重建,而感到自己的身份也得以重建,[12] 生命開始轉化。

 

2.2以斯拉和百姓為娶外邦女人而哭(拉十1

        波斯王亞達薛西年間,以斯拉奉命帶領一眾被擄的以色列人回歸(拉七1~9),同時察問猶大和耶路撒冷的景況、監督使用經營聖殿的禮物和金銀,並且教導百姓實踐律法(拉七10~28)。到達耶路撒冷後,以斯拉和眾祭司正式恢復聖殿的禮祭(拉八24~36)。

 

        及後,回歸者中有首領自覺需要處理百姓與外族通婚的問題,因此主動告知以斯拉(拉九1)。他們自知所作的違反摩西律法,會危害百姓和信仰傳承,恐怕會再次將偶像引入民族,回到被擄前的光景(拉九2)。[13] 以斯拉得知此事後,感到極度哀傷,除了鼓勵百姓反省(拉九3~4),更為民族作公開的認罪禱告(拉九5~15)。在禱告中,以斯拉很快就由「我」轉換成「我們」這個稱謂,像賽五十三12那僕人一樣將自己都列在罪犯之中,還表現得比一般百姓更感到羞愧。[14] 同時,他求神施恩予他們這些曾遭懲罰,以至被搶奪、擄掠,而現在得以剩下「逃脫的人」,給他們悔改的機會和希望(拉九814~15)。[15]

 

        以斯拉充滿感情和有力的禱告無疑是非常有感染力的舉動,以至當他繼續在聖殿前的廣場禱告、認罪,甚至悲哀哭泣的時候,百姓男女老幼、成群結隊地聚集到他面前,甚至成了大會,一同痛哭(拉十1)。有學者認為這樣的集會人數和組合都是不尋常的表現,足見他們所犯的罪的嚴重性,[16] 並且為此感到懊悔而痛哭。[17] 事實上,以斯拉沒有強迫那些仍未自覺有罪的人改過,而是以自己痛悔的行動激勵百姓的良心,以至他們自覺有愧而採取行動。甚至驅使領袖示迦尼挺身而出,[18] 主動提出悔改的行動,就是叫娶了外邦女子的人重新與神立約,「休這一切的妻,離絕他們所生的」(拉十2~3)。[19] 原文這一句的意思是「送走所有的妻子和她們所生的」《和修》,有學者認為這顯示外族婚姻並不被以色列人所接受,所以示迦尼的提議不是用「離婚」這個字,而是「將他們送走」。既不是合法婚姻,所以也不用離婚,只需按人道理由送走她們。[20] 領袖們甚至通告全會眾,召集所有被擄者再開一次悔改大會(拉十7),凡不遵從者會被抄家,財產會被充公作為聖殿的用途,[21] 並且被趕離被擄歸回的群體,被同胞視為外族人。[22] 最終在以斯拉和領袖們的軀使下,大部份的百姓都起誓並同意送走外邦妻子及其兒女(拉十59~44)。

 

        從這段敘述中可見,「哭泣」並不是以斯拉迫使百姓悔改的手段(否則休妻的建議應該由他親自提出),而是一種真情流露的悔悟表現。不過,亦因著這份醒悟和熱切的情感,成功感染民眾悔改,保持回歸者的身份和信仰上的純淨。

2.3尼希米為耶路撒冷城牆被毀而哭(尼一4

 

        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基斯流月,尼希米還在波斯擔任酒政。某天,他的兄弟哈拿尼和一眾猶大人從猶大地組團到訪,[23] 尼希米遂詢問他們有關「那些被擄歸回、剩下逃脫的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光景」(尼一2)。跟以斯拉一樣,尼希米同樣用「逃脫的人」來形容猶大人,這個字可以指到那些從頭到尾都沒有被擄的猶大人,但這裡應是指那些被擄歸回,現在除去羞辱的猶大人。[24] 以斯拉所關注的是這一群人(拉九814~15),而尼希米往後所關注亦如是。[25]

 

        尼希米得知同胞回歸後「在猶大省遭大難,受凌辱,並且耶路撒冷的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尼一3)。一般學者都認為這不是指尼布甲尼撒王於主前586年的侵略,因為這已是150年前的事。[26] 因此這是指拉四11~24所提到的事 - 有人向亞達薛世王巫告猶大人重建城牆其實是謀反的舉動,王因此下令停止重建城牆的工作。這對猶大人來說是極不利的形勢,因為四周仇視他們的人利用王的命令來阻止他們。[27] 跟據文獻記載,阻止修城牆的人後來也因著敵意而拆毀城牆,並焚燒城門。[28]

 

        聖殿和城牆同樣是以色列人的身份象徵,被擄者極渴望兩者得以重建,見證神應許的兌現,也能藉此重建自己的身份。尼希米得知重建城牆的事受阻,回歸者如遭大難,因此大受打擊,坐下哭泣,甚至悲哀了好幾日,又禁食禱告(尼一4)。「坐下哭泣」、「悲哀幾日」和「禁食祈禱」是漸進式的舉動,表示他因國家的慘況而舉哀,[29] 這情形跟以斯拉甚為相似(拉九3~5)。他懇切的禱告內容包括呼籲神向守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求神垂聽禱告、為自己和民族認罪、求神兌現盟約的應許、為百姓代禱,以及為個人成功而求恩(尼一5~11)。[30] 神就幫助他,令王願意允准他帶領以色列人回國重建城牆(尼二8)。

 

        以斯拉和尼希米一樣憂國憂民,為民族現況而流淚禱告,足見他們的愛國情懷,以及對神的敬虔。「哭泣」除了是情感的宣洩,更成為他們感染百姓遵行神的吩咐的觸發點。以斯拉的敬虔激勵百姓悔改休妻,而尼希米的敬虔亦成功鼓動被擄者跟隨回國重建城牆,不用再受凌辱(尼二17~18)。

 

2.4百姓為聽見律法書上的話而哭(尼八9

        在百姓的齊心努力下,城牆終於修好了(尼七1),尼希米亦開始教導他們重新進入遵從神的律法和敬拜的生活,以此迎接新一年的開始。[31]

 

        跟拉三1一樣,這次敘述同樣發生在七月,百姓同樣是「如同一人」地聚集,分別只是這次地點在聖殿東南邊、水門前的廣場,[32] 而目的是守節(拉三1)。[33] 經文的形容確實非比尋常,這次除了百姓聚集外,還有人主動邀請以斯拉帶來律法書,甚至還給他預備了講台(尼八24)。[34] 隨後,從天亮到中午,以斯拉連續約六小時向民眾宣讀律法書,而經文強調聆聽的人是一群「聽了能明白的男女會眾」(尼八3~4)。有學者認為這是「年長到可以聽明律法的年紀」的意思,[35] 另有學者認為摩西律法一直旨在產生一群「聰明而有見識的人」,以色列人從小就聽過神的話,但更重要的是明白當中的意義(出十二26~27;申四6,六6~7,三十一12~13),[36] 而不要成為迷信無知的人,事實上這也是百姓從前失敗的原因(何四6)。[37] 因此在現場聽律法的,是一群願意明白並且遵行的人。

 

        會眾所預備的是一個大型講台,因為上面可容納以斯拉和13位協助宣讀律法的會眾代表,[38] 站在上面的人能俯視全會眾(尼八4~5)。當以斯拉展開律法書,會眾全都站起來,又在以斯拉稱頌神的時候舉手回應說:「阿們!阿們!」,並且跪下敬拜神(尼八5~6),可見會眾以神為中心的心志。同時,台下有13位利未人穿梭於會眾中間,為站著聆聽的人講解律法,包括將以斯拉用希伯來語所宣讀的律法翻譯成亞蘭語,並且加以解釋(尼八7~8)。[39]

 

        然而,當會眾聽到律法後,竟然哭起上來(尼八9)!學者們一般認為原因是他們明白了律法的要求,並且知道自己沒有遵守,以及為不守律法所帶來的審判而感到懊悔、哭泣。[40] 這並不代表這些律法對百姓來說是新的事物,重點是經歷被擄、回歸後,現在有人向他們解明意思,以至他們對這些源自古老傳統的律法產生新的體會,因而激動落淚。[41]

 

        面對會眾的反應,尼希米、以斯拉並一眾利未人呼籲他們不要悲哀哭泣,理由是「今日是耶和華 - 你們神的聖日」(尼八9)。跟據律法,七月一日是「吹角節」,要守為「聖安息日」(利廿三24;民廿九1~6),所以這日就是「聖日」。這連繫到神在歷史中的救贖,百姓應該歡喜快樂地慶祝。[42] 因此雖然悔悟是好的反應,但卻似乎不適合在這個節慶中出現。[43] 眾領袖甚至叫會眾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即歡宴中的佳餚美味,[44] 還要跟那些沒有能力預備食物的貧窮人分享,[45] 因為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他們的力量(尼八10)。「力量」原文為מָעוֹז,有「避難所」或「保護」的意思,表達人能因著相信神的保護而得著喜樂、穩妥和力量。[46] 當然,條件是先遵從神的吩咐,所以若果他們現在明白了律法,又願意實踐,就能得著因倚靠神而得的保護,並由此產生盼望和喜樂。這份喜樂也是來自遵守律法,以至重新認知自己是神的子民這個身份。再者,施比受更為有福,照顧別人也能使喜樂增加。[47] 從經文的描述可見,百姓最終確實經歷到這份喜樂(尼八12)。

 

        由此可見,「哭泣」在這段敘述中代表會眾因明白律法而自省的悔悟,但這不是信仰和生命的終極目標,因為悔悟只是生命得著轉化的開端。明白神的律法並且實踐遵行,便能體會倚靠神而得的保護和應許,生命最終能充滿由此而來的喜樂。

 

3. 綜合分析

        有學者提出,以斯拉和尼希米記兩書之間在信息的編修上充滿互相平衡和呼應的結構,目的是藉相近的文學結構和情節,表達特定的信息,[48] 從上述四段有關「哭泣」的敘述中也能看到有關的意圖。筆者認為,四段「哭泣」敘述甚至形成了以下結構:

 

A 百姓見聖殿立起根基而哭(拉三12~13

l 七月,百姓如同一人地聚集(拉三1);

l 歡慶氣氛,讚美神(拉三10~13);

l 百姓生命得著轉化(拉三12~13);

 

B 以斯拉和百姓為娶外邦女人而哭(拉十1

l 形容被擄歸回的人為「逃脫的人」(拉九814~15);

l 承認自己和民族的罪(拉九6~710~11);

l 悲哀的氣氛(拉九3~5,十16);

l 顯示領袖的感染力(拉十1~26~712);

 

B’ 尼希米為耶路撒冷城牆被毀而哭(尼一4

l 形容被擄歸回的人為「逃脫的人」(尼一2);

l 承認自己和民族的罪(尼一6~7);

l 悲哀的氣氛(尼一4);

l 顯示領袖的感染力(尼二18);

 

A’ 百姓為聽見律法書上的話而哭(尼八9

l 七月,百姓如同一人地聚集(尼八1);

l 歡慶氣氛,讚美神(尼八612);

l 百姓生命得著轉化(尼八12);

 

        從以上的結構可見,AA'的敘述(拉三12~13和尼八9)都以百姓在七月聚集為共通點,並且在歡慶的節日氣氛中「哭泣」,形成強烈對比。百姓之所以哭泣,是因為兩個代表他們身份認同的元素 聖殿和律法都得以重新被確立。看見聖殿,就等於看見神的應許兌現,民族得以再次過以神為中心的生活;聽見律法,並且明白和遵行,就等於看見神保護以色列人的希望,預視民族將來會有好的日子。以色列人失敗過,被擄而失去身份,但現在終於回歸,羞辱除去,對信仰和生命都有著全新的體會,生命得著更新和轉化。

 

        至於BB’的敘述(拉十1和尼一4),彷彿扇形結構般突顯兩位主要領袖在群體中的感染力和影響力。他們都迫切關心自己的國家,並為民族裡那些「逃脫的人」的遭遇和罪過「哭泣」、悲哀、禱告。他們以身作則,並沒有置身道外,反而懇切為自己和民族的罪懇求神的饒恕,並且渴望神以施恩的手拯救。這悲哀、痛悔的哭泣聲大大感染民眾,願意跟隨他們的步履,重新實踐神的心意。以斯拉和尼希米兩位領袖的言教、身教,成為以色列人悔改、歸正、重過新生的關鍵,也是兩卷書中重要的信息。

 

        由此看來,「哭泣」除了是情感的流露,更是生命改變的起點。從領袖的悔悟,到跟隨者的轉變;從百姓對身份認同的渴求,到領悟人生原來真的可以因著神而得著「喜樂」。這是生命影響生命的重要過程。

 

4. 總結

        從以斯拉及尼希米記的「哭泣」敘述中可見,兩書作者刻意以「哭泣」來貫穿內容,為要表達一個重要的信息 - 「哭泣」是生命轉化的開始。在世人眼中,「哭泣」是弱者的表現,代表不夠堅強、失控甚至失敗,因此毫無價值。然而,以斯拉及尼希米記卻告訴我們,正因為「哭泣」能引發那份對失敗的醒悟,才顯出它的價值。當人自覺剛強,以為有能力克服一切,以自我為中心時,正是「失敗」的開始,被擄的以色列人正正經歷過這種「失敗」。但當人能夠「哭泣」,就代表生命開始醒覺,體會自己若果沒有神的幫助和憐恤,根本就算不得甚麼。

 

        唯有承認不足,人才能因神而變得足夠;

        唯有承認傷心,人才能因神而變得喜樂;

        唯有承認有罪,人才能因神而變得聖潔;

        唯有承認失敗,人才能因神而變得成功。

 

        「哭泣」是生命轉化的開始,而終點就是靠神而得的「喜樂」,這是以斯拉及尼希米記給我們的啟迪。

 

(共5355字)


參考書目:

 

Blenkinsopp, Joseph.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OTL. London: SCM, 1989.

 

Clines D. J. Ezra, Nehemiah, Esther. The New Century Bible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4.

 

Fensham, F. Charles.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NICO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2.

 

Grabbe, Lester L. A History of the Jews and Judaism in the Second Temple Period: Volume I: Yehud: A History of the Persian Province of Judah. London: T&T Clark, 2004.

 

Throntveit, Mark A. Ezra-Nehemiah. Interpretation.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2.

 

Williamson, H.G.M. Ezra, Nehemiah. WBC 16. Waco, Tex: Word Books, 1985.

 

區應毓著。《以斯拉記》。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1998

 

邵晨光著。《尼希米記》。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2001

 

柯德納(Derek Kidner)著。白恩拾,楊曼如譯。《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台北:校園書房,2003

 

華侯活(Howard F. Vos)著。陶婉儀譯。《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香港:天道,2000



[1] 包括聖殿和城牆、禮祭、律法、守節、婚姻等元素。

[2] 按照律法,共有三個節期會在這個月內發生,分別是七月初一日的吹角節(利廿三23~25)、七月十日的贖罪日(利廿三26~32)和七月十五至二十一日的住棚節(利廿三33~36),參區應毓著:《以斯拉記》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1998),頁116

[3] Joseph 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OTL (London: SCM, 1989), 97.

[4] 「立根基」原文是יָסַד,有整個建造建築物過程的意思,在這裡是指工程的開始階段,或是根基已大修完成,因為不少大石壆應該沒有毀壞,參柯德納著,白恩拾、楊曼如譯:《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丁道爾舊約聖經註釋(台北:校園書房,2003),頁55D. J. Clines, Ezra, Nehemiah, Esther, The New Century Bible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4), 69

[5] 參民十810

[6] 參代下五11~14記載所羅門完成建殿工作後的敲鈸方式,H.G.M. 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WBC 16 (Waco, Tex: Word Books, 1985), 46

[7] 參代上十六5~7記載大衛送約櫃到耶路撒冷時的慶祝儀式,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48

[8] 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35

[9] 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48; 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101F. Charles Fensham,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NICO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2), 64~65和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35

[10] 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48; 區應毓:《以斯拉記》,頁127

[11] 但有學者認為這只是一種「儀式性的哭泣」(ritual weeping),而不是真情流露的表現,這實在難以接受,參Fensham,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65的討論。

[12] 其實第三章還有很多和「延續性」及「身份認同」有關的敘述,包括:(一)三1:百姓「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顯示他們渴望重返回歸前一同敬拜神的習俗和盛況,參Mark A. Throntveit, Ezra-Nehemiah, Interpretation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1992), 22-23;(二)三4:在耶書亞和所羅巴伯的帶領下,百姓按利廿三33~36的律法要求守住棚節,參Throntveit, Ezra-Nehemiah, 23;(三)拉三2~6:以色列人因懼怕一直居留在耶路撒冷一帶的「鄰國的民」(可能是撒瑪利亞或其他外邦人),所以從七月初一日起每日在舊聖殿的根基上獻祭,尋求神的幫助,而做法也按照民廿九12~38的律法要求,參Williamson, Ezra, 46;(四)三7~9:以色列人按代下二16所記載舊聖殿的做法預備重建聖殿的材料,並且在第二年二月正式開始工作,同樣照足代上廿三2~4所記載舊聖殿的做法來分工,參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34~35和區應毓:《以斯拉記》,頁124~125

[13] 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60

[14] 柯德納:《以斯拉記,尼希米記》,頁86Throntveit, Ezra-Nehemiah, 55

[15] 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61~62

[16] 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149.

[17] 區應毓:《以斯拉記》,頁288

[18] 有學者認為這示迦尼的父親生了他之後就娶了外邦女子(十26),他親身感受到當中的害處,因此挺身而出支持以斯拉,參區應毓:《以斯拉記》,頁289

[19] 柯德納:《以斯拉記,尼希米記》,頁88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97Fensham,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133

[20] 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150~151和區應毓:《以斯拉記》,頁290

[21] 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154.

[22] Clines, Ezra, Nehemiah, Esther, 129.

[23] 哈拿尼是尼希米的親生兄弟,也可能是親戚,但前者較有可能,參Clines, Ezra, Nehemiah, Esther, 137。他們從猶大地組團到訪尼希米,目的可能是想藉尼希米的官位,協助解救民族被迫停止重建聖殿的危機,參Fensham,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151

[24] 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76

[25] 「逃脫的人」這字在以斯拉和尼希米記中主要用來指那些被擄歸回者,參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171Fensham,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151。這字也是先知宣告神話語時的重要用語,在被擄後更有其獨特的神學含意,指那些曾經被擄,後得逃脫回國的人(代上四43;代下二十24,三十6;拉九813~15),參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207和邵晨光著:《尼希米記》(天道聖經註釋。香港:天道,2001),頁52。以斯拉甚至稱沒有被擄的人為「那地的民」(people of the land),對他們懷有敵意(拉四4)。

[26] 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77

[27] 柯德納:《以斯拉記,尼希米記》,頁97和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75

[28] 邵晨光:《尼希米記》,頁53

[29] 邵晨光:《尼希米記》,頁54

[30] 這也是一個充滿傳統傳承的禱告,包括引用出十九5~6呼籲神守約(尼一5);仿效代上八52求神睜眼看、側耳聽禱告(尼一6);引用申三十1~5求神兌現盟約的應許(尼一8~9);引用申九29形容百姓是神用大力和大能的手所救贖的(尼一10)。參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173Throntveit, Ezra-Nehemiah, 64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209、邵晨光:《尼希米記》,頁64和柯德納:《以斯拉記,尼希米記》,頁98

[31] 邵晨光:《尼希米記》,頁265

[32] 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286.

[33] Fensham,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216.

[34] Throntveit, Ezra-Nehemiah, 96.

[35] 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287Fensham,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216和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105

[36] 柯德納:《以斯拉記,尼希米記》,頁129和邵晨光:《尼希米記》,頁269Williamson亦同意柯德納的觀點,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288

[37] 柯德納:《以斯拉記,尼希米記》,頁129

[38] 有學者認為這講台(「木臺」《和》)是向所羅門早年銅臺的做法借鏡的(代下六13),參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288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287。而學者一般都認為13為「助手」並不是祭司或利未人,否則必會註明身份,參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289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286

[39] 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105Throntveit, Ezra-Nehemiah, 96~97

[40] 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291Blenkinsopp, Ezra-Nehemiah: A Commentary, 289Fensham,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218、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106和邵晨光:《尼希米記》,頁281

[41] 有不少學者提出,這是一種可以追索到受迦南人影響的風俗 以哭泣來慶祝節日,但亦有學者承認,許多和這個風俗有關的細節都沒有記載於這段描述中,因此並不能確切地作結論,認為這只是一種習慣和風俗,有關的爭拗可參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291

[42] 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291.

[43] Clines, Ezra, Nehemiah, Esther, 186; Fensham, The Books of Ezra and Nehemiah, 218~219.

[44] 邵晨光:《尼希米記》,頁281

[45] 這都是按申十四29、廿六12律法的規定,參Williamson, Ezra, Nehemiah, 292Clines, Ezra, Nehemiah, Esther, 186

[46] 華侯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頁107和邵晨光:《尼希米記》,頁283

[47] 柯德納:《以斯拉記,尼希米記》,頁132

[48] Lester L. Grabbe, A History of the Jews and Judaism in the Second Temple Period: Volume I: Yehud: A History of the Persian Province of Judah (London: T&T Clark, 2004), 7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