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法貧窮之主:你願意撇下一切跟從主嗎?

(中世紀的聖賢典範)

蔡少琪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信仰與時代

寫作時期:20111

蔡少琪牧函

 

你願意撇下一切跟從貧窮之主嗎?

被委託寫中世紀修道主義與修道士的聖賢典範。他們核心追求就是效法貧窮之主,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中世紀有很多靈意解經,但他們對主耶穌給少年官的命令卻採取嚴謹的字面解經:「你還缺少一件,要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18:22) 《小兄弟會第二會規》的第一條的第一句是:「小兄弟的生活規則,在於遵守吾主耶穌基督的至聖福音,而生活於『服從,不擁有私產及貞潔』內。」這句突顯很多修會的三個核心立願:服從願,貧窮願和貞潔願。他們要效法基督的順服,貧窮和獨身。他們看重的耶穌,是那完全順服天父,撇下天上榮華,謙卑降臨在貧窮的馬槽,死在赤身露體的十架上的童貞耶穌基督。

 

愛慕貧窮,服事窮人

愛慕貧窮和服事窮人是當代敬虔修士們的特色。當代有很多主教們生活像貴族一樣。但敬虔的修士效法基督,愛慕貧窮,立志服事窮人。保羅說:「你們知道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他本來富足,卻為你們成了貧窮,叫你們因他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林後8:9)主耶穌說:「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6:20)八福的第一福是:「靈裡貧窮的人(the poor in spirit)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5:3)當約翰疑惑耶穌是否彌賽亞時,耶穌這樣回答:「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11:5)這些教導,再加上使徒行傳所記載凡物公用的榜樣和埃及沙漠教父清貧的榜樣,讓效法主的貧窮,服事窮人,成為他們核心追求。

 

關於愛慕貧窮和服事窮人的記載

在第六世紀末,貴格利一世教導坎特主教奧古斯丁時,命令他將教會四分之一的收入用作窮人身上。他提醒他們早期信徒的榜樣:「他們中間沒有人把他們擁有的任何東西稱為己有:一切財產都屬於公有。」[1]法蘭西斯也是重要的典範;他脫下名貴的衣服還給他父親,愛慕貧窮,單單跟從天父。帶有不少神奇事蹟的《靈花》指出,法蘭西斯呼召很多貴族的同伴去愛慕「聖潔的貧窮」。有一次,他們到處討飯,得來的只是零星餅碎殘渣;同伴感到悲哀,但法蘭西斯卻說:「我們真不配得這麼許多財寶。」同伴們非常不理解!他解釋說:在這天然的地方,上帝已經為我們預備石頭的桌子,清泉的流水,讓他們取自不盡。他祈求神讓同伴們「誠心愛慕聖潔的貧窮當作高尚的財寶,因為在貧窮中我們有上帝服事我們。」[2]這典故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這承傳深深影響後代的屬靈傳統,有名的德蘭修女的事蹟可以說是延伸自這類的屬靈傳統。《靈花》等著作也記載了很多他們服事貧窮人和社會邊緣人士的工作。他們立下了現代所謂兩條腿走路的榜樣:傳福音和社會服務。他們服事基層和邊緣人士的榜樣影響深遠。

 

效法基督,輕看今生,定睛天上的賞賜

他們另一重要屬靈傳承,就是輕看今生,看為寄居,定睛天上的賞賜。肯培的《效法基督》的第一章就談到:「效法基督與輕看世界的虛榮」。第一個教導說: 「我們首要的工作,就是默想耶穌基督的生活。」他們強調行道,重視效法基督的生命:「無論何人想要完全感受明白基督的話,就必須努力完全活出基督的生命。」書中對多聽道多查經的基督徒有很多發人心省的名句:「其實,高言大論並不能使人成為聖潔和公義,只有道德的生活才能提高他在上帝面前的價值。」「你所知道的越多,所明白的也越深,那麼,你所要受的審判就更加嚴格,除非你的生活也具有同等程度的聖潔。「清明的良心要比一切哲學的知識更足使人快樂。」談到先賢的榜樣時,作者說:「多少使徒、殉道者、承認基督者、女修道者以及無數的跟隨基督腳步步的人,都有痛苦患難加在他們身上,因為他們恨惡今世的生命,盼望持守己身于永生之中( 12:35)。」「他們捨棄了一切財富、地位、榮譽、朋友和親屬。他們絲毫不貪世俗的任何事物。」「外表上他們似處一無所有,但是在內心中,他們卻充滿著恩惠和屬靈的安慰。」輕看物慾,輕看今生,定睛屬天的豐盛的追求,是很多現代基督徒所缺乏的。

 

效法基督,一生謙卑

他們也一生極力追求謙卑。聖伯多納的《論謙遜及驕傲的等級》就談到這重要題目。肯培的《效法基督》也詳細談到謙卑的素質。談到先賢時,肯培指出:「他們自視微小不足道,世人也輕視他們,但他們在上帝的眼中卻是寶貴的,上帝所愛的。他們建立自己於真正謙卑之中,在生活上絕對順服,在行動上表明愛心和忍耐,因此他們就得與日俱進地在聖靈堶悼耵齱A在上帝面前得蒙喜悅。」作為神學研究者,書中一句話給我很大的警惕:「實在說來,服事上帝的謙卑農夫,遠勝於一個忽略了自己卻致力於研究“天道”的驕傲的哲學家。」對他們來說,真正知道自己的人,就必然謙卑:「無論何人,認識自己越清楚,就必定越自卑,也不因他人的稱讚而沾沾自喜。」

 

與同路人一起效法貧窮之主

他們不是追求個人主義,而是強調與同路人彼此順服,一起效法基督。穩定的群體生活,追求和學習的典範成為很多有住宿的神學院的模範。這看重團隊精神的典範對現今非常個人主義的現今基督教有極大的提醒。主禱文的第一句是「『我們』在天上的父」;主耶穌命令我們:「『你們』是世上的光」;大使命是「『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珍惜同路人,順服領袖,是現今基督教非常缺乏的屬靈素質。

 

總結來說,中世紀的修士精神並非完全;他們很多理念在實踐中也有困難;過分強求獨身不合人道,這過分的要求在歷代間接產生出一些假冒為善,害人害己的神職人員。宗教改革家針對他們神學的缺點,重新提出家庭的重要和留在社群裡作光作鹽的重要,這些論點是我們要銘記的。但他們那份專注效法貧窮之主的典範,卻是大公教會寶貴的屬靈財富;對看重今生,看重物質,看重名利,看重個人主義的現代基督教來說,他們的典範給我們極大的警惕和反思。主耶穌的挑戰是值得我們深思的:「這樣,你們無論甚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14:33)

 

反思問題:

1.    主耶穌生在馬槽,死在十字架上。在祂的一生,祂物質豐盛嗎?我們常常說要效法基督,但你是否真正要效法基督呢?你真願意經歷基督的經歷嗎?你能立志事奉主,不怕貧窮和艱難嗎?

 

2.    末世時,基督徒常有的失敗就是以為「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3:17)在父神的榮光下,你是富足的,還是貧窮的呢?詩歌說:「為你、為你,我命曾捨,你捨何事為我?」主耶穌為你一生貧窮,並死在羞辱痛苦的十架上!你又曾捨什麼為主呢?你願意這樣向主耶穌禱告嗎?「主啊,我知道今生只是寄居!求你呼召我一生事奉你!讓我輕看今生,不怕代價,只求天上的賞賜!」

 

(作者擁有本文版權)

 



[1] 比德:《英吉利教會史》(北京:商務,1997),頁68

[2] 法蘭西斯修道會:《靈花:法蘭西斯行傳》(香港:文藝,1998),頁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