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的事件薄和相關網絡文章及視頻

蔡少琪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15-5-2013第一次整理(整理中)

10-10-2013 第二次整理

A.  最近的文章和主要文章和相關網站

戴耀廷: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信報 2013116日):因為北京不想香港有真普選的意願可能太強,而這些策略所產生的壓力可能還不足夠;因此,要爭取香港落實真普選,可能要準備「殺傷力」更大的武器——佔領中環。行動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方式,由示威者違法地長期佔領中環要道,以癱瘓香港的政經中心,迫使北京改變立場

全稱「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英文: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

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信報2013116... - Facebook

法達義:公民抗命的炸彈——專訪戴耀廷2013-01-22

佔領中環-维基百科- Wikipedia

Occupy Central 佔領中環| Facebook

朱耀明、戴耀廷、陳健民 (佔中三子)

吳宗文:「教徒犯法應逐出教會」.反對(明報201357日):吳宗文反駁,他個人極之贊成2017年有普選,但批評中發起人未有評估運動的反面效果及失敗的可能,認為改為佔領維園或馬場更安全。他更指出,若牧師或教徒犯法,教會應褫奪其會籍吳更嚴正指出,公司註冊法規定,教會不得從事宗教信仰以外的政治活動,故認為教會參與佔中已有被吊銷註冊的危機;而不同教會的註冊章則亦定明,若牧師或信徒犯法便應將他們開除。他不點名警告,指若有牧師公然煽動別人犯法,應先辭去教會職務或被取消會籍,而所屬教會的信徒亦應「慎重其事」,否則便是附和他人犯法

佔領中環| 主場新聞有不是評論文章和主要文章

和平(網站):有戴耀庭等部分文章和最新資料

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理念書將於922(主日)全版刊登於時代論壇,聯署人共250人,另於923(週一)刊登於明報 (1/4),聯署人共254人。

1. 我們深感香港已陷入回歸以來最艱難的時刻,香港政制若不作出改革,特首持續缺乏民意授權,那麼香港最終出現管治失效、社會失序的局面

2. 我們認為基督徒面對這個嚴重的社會危機,必須與港人面對未來,不能置身事外。因此,基督徒應實踐先知的職份,本於真理,敢說真話,去除謊言,致力為社會伸張公義。

3. 我們相信人是按神形像受造而享有平等與尊嚴,香港市民也具備充分的民主素質和條件,因此我們理應享有普及與平等的選舉制度,中央政府也曾多次莊嚴地承諾2017年香港特首透過普選產生。然而我們反對任何形式的「預選」或「篩選」,因為香港市民一直以來對普選的理解是與國際人權標準一致:所有合資格市民既有投票權,也有提名權及參選權,三者不容分割。

4. 我們追求和睦與良善,也理解沒有一套完美的民主選舉方案;而當下在爭取民主政改過程中,我們理解「和平佔中」只是逼不得已而為之的運動,最重要目的是市民能夠透過直接商議而獲得認同的真普選方案,與政府直接對話,建立有民意認受的政府。

5. 我們尊重法治,反對任何隨意違法的企圖與行動;然而法治不止於守法,故此,我們理解和支持因對政府落實普選方案的再三訴求得不到任何充分回應,或因對基本公民權利受到侵犯,而按照其良心選擇透過非暴力、集體性、有限度違抗法律的「公民抗命」行動,以喚醒所有市民及政府,改變這個不公義的選舉制度。

6. 我們呼籲基督徒不要因著對「和平佔中」有不同觀點而彼此猜忌、對立和攻擊,相反地要尊重任何人對此課題而有的不同思慮、判斷和行動。如有基督徒群體成員進行和平、非暴力形式的「公民抗命」,因而遭受檢控或受到不合理的對待,其群體應予以理解和同情,並一貫地以基督的愛加以扶持。

7. 我們呼籲基督徒,要持續地為民主政制改革守望代禱,洞察這個時代的徵兆,在關鍵時刻更應挺身而出,活出愛與和平的生命,守望鄰舍,保護任何和平非暴力的公民自發運動不受破壞

 

A2. 戴耀庭和部分人士其他相關文章

戴耀庭 六類港人 兩極發展 (信報   2012926

法達義:公民抗命的炸彈——專訪戴耀廷2013-01-22):他的書就說到,「若法律本身就不公義,守法只會淪為社會不公義的助力而已。有了守法的道德,法律的不公義才有機會被揭露出來,使法制能作出修正」,更高的這個層次,超越條文,叫做「法達義」。戴耀廷逐字鏗鏘、意思清脆:「所以違反不義的法律以達到公義,是符合法治的做法」。(戴耀廷,《法治心——超越法律條文與制度的價值》,2010,頁57

法治的定義2012126日)(明報)

戴耀庭:『法治』的理念可分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及『法達義』這4個不同階段或層次

(1)有法可依:普遍、公開、穩定、確定、沒有追溯性、可行、非任意、平等、符合社會價值

(2)有法必依:法律是用以管治社會的工具,政府、公職人員及人民的行為都要有法律依據。法律在規範人民行為的同時,亦規範官員。

(3)以法限權:法律亦必須限制政府的權力,確保管治者不會濫權,並規管公職人員的道德操守。

(4)以法達義

即以法律去實踐以下各種公義﹕

◆程序公義(procedural justice)﹕形式、過程是否公平正當,如公民得到公平聆訊的權利

◆公民權公義(civil rights justice)﹕法律要保障公民的基本權利如人身、言論、結社自由等

◆社會公義(social justice)﹕法律要保證經濟資源能滿足公民最基本的生活水平,以及保障人民享有選舉的政治權利

◆商議性公義(deliberative justice)﹕要求法律能設立理性的商議程序,協助持不同公義觀的人及群體,參與涉及他們權益的行政及立法決定商討,作出理性及可增強相互了解及尊重的對話,令法律為社會內不同利益群體所接受,公民的權益亦間接地得到保障

吳宗文:現有條件下爭取得最好的 回應練乙錚「基督教義並不排斥公民抗命」一文(信報,2013923日):問題不在於基督教贊成與否,而是我們「何時」、並在什麼情況下,才可以越過這條「違法」的界限,以致能夠「達義」?況且現今香港比對於其他地方來說,仍是一片樂土,不像某些人所宣稱的,已經來到「存亡之秋」。若然,何必着急?不如好好坐下來談,爭取現有條件下可以爭取得最好的!

練乙錚 - 基督教義並不排斥公民抗命信報   2013919日):長老會創辦人諾克斯(John Knox1514-1572)的學說…世俗權位與具體掌權者是兩回事。世俗權位的設立,的確是神的意旨,毋由人類反對,但個別掌權者的命令和法律是否必須遵從,則應視乎這個掌權者是按照神的命辦事還是越出了命、以邪惡管治人民。他認為,保羅那段話,意思是要求人民順從權力,因為掌權者依從了神,按神給予人的善惡觀念賞善罰惡,而並不是要人們無條件地擁護任何政權。每有基督徒當中的正義之士獻身「違法達義」的公民抗命而未嘗有悔,而成功之後又漸漸得到絕大多數的基督信友認同,包括一些先前反對他們的在內。

練乙錚 - 看耶穌「佔中」 問中環誰屬(信報   2013926日):《約翰福音》2:13-16描述了當年發生在耶路撒冷的一次「佔中」事件,主角就是拿撒勒人耶穌。耶穌的達義辦法很簡單,就是明知走不完的「合法途徑」,一條也不走,不像「佔中三子」那樣磨破嘴皮到處做解釋找支持求諒解卻換來左報罵得狗血淋頭。耶穌乾淨利落,一上場就違法。

 

B.   主要支持文章或網站

Inmediahk的佔領中環網站:更新最近一些支持者的活動和文章等

中「死士 為下一代站出來2013-04-30):十位支持者分別為蔡東豪、徐少驊、潘瑩明、張銳輝、邵家臻、郭乃弘、鄧偉棕、錢志健、陳慧、吳錦祥,他們對社會各聲音都有自己的論點、看法。邵家臻:「不如把香港還給香港人,把中環還給香港人,把政府還給香港人,這個社會不應該只由一個姓氏來擁有,而是百家姓」。「作為一個社工,做回一個社工的本份,在民間之中,回到the least, the last and the lost的社群之中。」郭乃弘:「所有基督徒都有嚴肅、不可推卸的責任去協助建設和平、公義、可持續發展的社會。我在此特別呼籲全港的基督徒一同響應爭取普選盡快在本港落實。」

簡評吳宗文牧師在〈基督徒該如何看公民抗命〉言論的釋經手法(林子健):吳牧師列舉的舊約經文都是處於戰爭的場景,並非「公民抗命」本身的理念,糊裡糊塗把兩者放在一起,實在是風馬牛不相及。另外例子,耶穌在安息日治病(路六6-10)(按猶太人律法,安息日甚麼都不能幹),明顯是挑戰律法的抗命事件,其意義在於指出被扭曲的律法,以及彰顯上主對貧病弱勢的愛。

要求信眾順從執政者 港福堂牧師 曲解聖經抹黑(蘋果日報,2013-4-18

朱耀明牧師譴責吳宗文牧師- YouTube

(朱耀明):吳宗文反教徒參與社運 朱耀明:佢唔似一個牧師!Youtube

無懼陳玉峰被控 朱耀明:堅定進行:早前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主任牧師吳宗文反對中,更指有教會規定,如果牧師或信徒犯法便應將他們開除。朱耀明主動提起此事,為吳宗文感到可悲,指過去3日香港社會好詭異,「一個牧師好似做官,好似喺律政處做,佢唔似一個牧師」。

04 什麼是「佔領中環 -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介紹整個『佔領中環』的觀念【教協: 如何教「佔領中環」?教材製作:方景樂老師 (29, Mar)

05 公民抗命和佔領中環 PPT 投影):不同地方公民抗命的例子

06 有關「佔領中環」的爭議PPT 投影):很好的事件薄和相關文章摘要

中牧師吳宗文:教會應逐違法教友

錢志健:假裝和諧 香港怎重20130515日):不足72小時前,「佔領中環」成員Melody被捕,被警方翻兩年前7.1遊行舊賬,那邊廂基督教港福堂吳宗文牧師認為如果教友違法,便應驅逐出教會。我們作為香港的份子,除了關注股票與大市上落,又應如何看這都市?金融人凡事講求bottom line,當我們說社會欠缺公義時Does anyone care假如耶穌活在現今世代,看到香港眼下的教會危機,又會如何處理?有人的地方便有教會,只要我們用愛為真理而戰,It is a worthwhile cause!沒有暴力的理性抗爭,依靠祈禱的力量,對一撮人來說,社會才會改變!吳牧,「佔領中環」是用和平理性爭取「真普選」的行動,也未必要去到這一步。照你「高見」,假如你真的認為「佔領馬場」可令香港實現民主及普選,Go ahead,但請不要預埋我!一個「假裝和諧、實質扭曲」的香港社會,又如何可以重生?

 

C.主要反對文章

偽公民抗命踐踏法制傳統(孟東)(大公報 2013-2-19):香港存在多種訴求表達機制,根本不存在所謂進行公民抗命的環境和政治現實。鼓吹所謂的公民抗命完全是反對派撈取政治資本的手段而已,不僅踐踏了香港的法治傳統核心價值,而且破壞了「一國兩制」,損害中央和特區的關係,最終結果將阻礙香港民主進程,葬送基本法所設計的美好政治前程。

吳康民「佔領中環」,意欲何為?(明報 2013321日):簡單地說,就是企圖在下一屆的行政長官選舉中,能選出一位與北京對着幹的特首,實現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香港《基本法》第12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15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依法「任命」香港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這就是中央的憲制權力。有些所謂「學者」,口口聲聲說要尊重法制,為什麼不認真地多讀幾次香港的《基本法》?請提出「佔領中環」的「學者」和某些經常套用外國選舉制度的學者注意,更加不應忘記,香港只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不是一個國家,也不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基本法》設定的是一個獨特的普選辦法

吳宗文《基督徒該如何看公民抗命》 全文轉載20134月初):主觀上,媒體輿論和學界意見不應散播極端言論,搧動群眾以反社會行為作表達政治訴求之方式。作為基督徒,我們該如何看待這類當今盛行的反社會行為呢?原則上信徒該順服一個「相對地」公義的政府(這樣說是因為無論君主制度或民主制度底下,古今中外都沒有一個可稱得上是「絕對」公義的社會)。從上所見,公民抗命不是聖經教導的普遍通則,因此,請不要本末倒置,視之為基督徒振振有詞、天經地義之事情。若受著社會異教之風(特別是西方個人主義色彩甚濃的人本自由政治觀念)所影響,以相對的政治理念變成絕對,以短暫的政治方案變成永恆,此正是但以理及其友人捨命對抗的真正原因。

吳宗文:信徒不應公民抗命 不受社會異教影響(大公網)(2013-4-18):吳宗文指出,公民抗命不是聖經教導的普遍通則,基督徒不要視之為天經地義的事情,也不要受社會異教之風,特別是西方個人主義色彩甚濃的人本自由政治觀念所影響,以相對的政治理念變成絕對,以短暫的政治方案變成永吳宗文認為,民主製度底下,為奪取執政權力而對抗,為爭取少數利益而違令,都不應為信徒所取。

佔領中環就是非法集結(駱晉)(大公報 2013-5-2):「非法集結」?根據香港《公安條例》第十八條「非法集結」(Unlawful assembly)規定,1凡有3人或多於3人集結在一起,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們即屬非法集結。事實本身不可否認,不論如何去誤導公眾,「佔領中環」的本質就是「非法集結」。

教唆『占領』屬預備犯罪(宋小莊)(大公報)(2013-03-19):某些人鼓吹的「占領中環」,目前已處在籌劃或籌備階段,但還沒有實施。根據刑法的理論,此與一般不準備付諸實施的言論不同,應該不再屬於言論自由的範圍了,可能已經進入犯罪的預備階段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8條第9款的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政府也可發布命令將有關的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區實施,難道這是鼓吹者所希望的嗎

一定要正面確立「佔領中環」的非法性》劉廼強:我現在沉重宣佈:為處理佔領中環,我們整個社會,甚至整個國家,將會付出重大和深遠的代價。不少反對派分子,特別是少不更事的年青人,已經習以為常地認為只要打著公民抗命的招牌,便可以無代價、無風險地進行快樂抗爭,公然犯法。中央和特區政府應該把佔領中環看作是一次難得的機遇,反對勢力過去多年實在太目無法紀,視中央和特首政府如無物,政府正好利用反對勢力這難以服眾,難以獲得內外同情的荒謬行動,重新建立原則、倫理、法治和紀律。積重難返,扭轉的過程必然痛苦,必然會付出不菲的代價,但是事已至此,我們已經不能有選擇的餘地。(佔領中環違法 促請政府亮底線文匯報 [2013-03-26]

吳康民:佔領中環想將香港獨立:「香港《基本法》第12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第15 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依法『任命』香港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這就是中央的憲制權力。有些所謂『學者』,口口聲聲說要尊重法制,為什麼不認真地多讀幾次香港的《基本法》?」(吳康民)

泛民可恥行為事件簿Facebook

 

D.  一些時代論壇的相關文章

郭偉聯:更高的命令:公民抗命的信仰反思(上)時代論壇 第一三三九期.二○一三年四月廿八日:加爾文在討論順服君王時,更提及官員應以他們的權力抵制暴虐的君王:「如果現在有一種官員被任命來約束君王的意志就如古代五位監察官當選以約束斯巴達國王,或羅馬的保民官對執政官的制約,或雅典的行政長官被選立以約束元長院。又如今日當三級議會召開時,代表們也有著同樣制約君王的權力,我非但不會阻止他們照自己的職分反對君王的暴虐、放肆的行為,我反倒認為他們若對欺壓民眾的君王睜隻眼、閉隻眼,這種怯懦的行為不過是邪惡的背叛,因為他們出賣了人民的自由,而他們知道保護這自由乃是上帝託付給他們的職責。」…筆者認為這是今天在社會不同崗位裡的基督徒應注意的:我們應在可以的範圍裡追求更高的命令。若身在建制的人能肩負起這責任,留意現存法制可改善的地方,我們可以想像,社會裡發生反抗建制事情的機率便會減少。同理,信徒不一定認同或參與「中」,但我們要認定自己可在不同的崗位上發揮力量,改善社會的情況

郭偉聯:更高的命令:公民抗命的信仰反思(下)時代論壇:第一三四○期.二○一三年五月五日;本文為郭偉聯教授於四月十九日在「公民抗命的信仰及教會反思」公開交流會上分享的講稿。)後話:還記得爭取八八直選時,我仍是個中學生,當時我相信循序漸進地推進直選是好的事情,因而同意不應立即直選。但萬料不到現在人到中年的我,仍未看到立法會及行政長官達到完全直選。人生有多少個廿五年?五十年不變的特別行政區又有多少個十六年?若有基督徒因著道德的感召,認為現在是推進普選的關鍵時刻,奮起行動,我們或有種種原因沒有參與,但也值得思考他們的呼聲,積極尋求出路,為他們及社會求平安

胡志偉:「佔領中環」運動之反思(上)(時代論壇2013.04.12);「佔領中環」運動之反思(下):對教會而言,筆者並不主張「堂會」有組織地參與,乃是讓基督徒明白作為公民,他/她們有權選擇愛國或是公民抗命,教牧與長執不禁止也不組織會眾的參與。教會仍是堅持真理的群體,「教會的首要政治任務就是要成為教會」,因此我們有責任暴露與指斥謊言的政治。只要基督徒能「說出真理」(telling the Truth 與「活出真理」(living the Truth),信仰的精神促使更多基督徒不作使命旁觀者,乃身體力行公民生活,展示天國子民的公共價值。

蔡少琪:從「佔領中環」到百日維新前的中國改革故事──是改革?還是叛逆?(時代論壇):從失望,到悲憤,從悲憤和受騙的感覺,到提出較激烈的口號和行動,從宏觀的中國歷史來看,也是中國歷代改革派常有的一個進路。北京作為中央,隨著國力的逐漸強盛、美日等圍堵中國的野心加深,國內的民族情懷濃烈,內憂和外爭不斷,加上天朝中央的自信,已經沒有耐性再侍候香港的反對聲音。時局的發展,香港激烈的改革派或國內民主改革派,就容易會被戴上不順服、敵中央、不愛國,甚至會扣上「通敵」或「叛逆」等帽子;從宏觀中國改革的歷史來說,這也似乎是常見之事。中國歷代改革的聲音,往往有「激進」和「求穩」之爭,有「是真言真愛國」,還是「搞叛逆搞奪權」的爭議。最後以孫中山的話為結。針對「許多人以為中國不適用民主政治,因為人民知識程度太低。」孫中山說:「我不信有這話…人民是民國的主人,他只要能指定出一個目標來,像坐汽車的一般。至於如何做去,自有技能的各種專門人才在。所以,人民知識程度雖低,只要說得出『要到哪裡』一句話來,就無害於民主政治。」

 

E.毛澤東、國家領導人和新華社曾對民主和人權的莊嚴承諾 

關於人民權利。應規定一切不反對抗日的地主資本家和工人農民有同等的人權、財權、選舉權和言論、集會、結社、思想、信仰的自由權,政府僅僅干涉在我們根據地內組織破壞和舉行暴動的分子,其他則一律加以保護,不加干涉。(《論政策》,19401225)這是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的對黨內的指示

“窯洞對”(19457月):在19457月,黃炎培等國民參政員訪問延安,在楊家嶺的窯洞,黃炎培向毛澤東提出了自己長期思索而疑慮重重的問題:“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團體,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的支配力。”面對黃炎培的憂思和疑問,毛澤東充滿自信地回答他:“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黃炎培對此大加稱讚。這便是後人津津樂道的“窯洞對”。如果加以“提煉”,那麼,毛澤東其實是在這裡提出了“兩個只有”。

周恩來:1944年周恩來論民主--關於憲政與團結問題(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二日周恩來在延安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會演說詞):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隨時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體隨時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訊,被秘密處死,或被強迫集訓,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論出版受著極端的限制和檢查,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討論憲政和發表主張的自由呢?孫中由先生曾說過:“現在中國號稱民國,要名符其實,必要這個國家真是以人民為主,要人民都能夠講話的,確設有發言權。這個情形,才是真民國。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國。”

《新華日報》1945128日: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

《新華日報》1945927民主的正軌:毫無保留條件地還政於民的社論:「如果一個號稱民主的國家,而主權不在人民手中,這決不是正軌,只能算是變態,就不是民主國家。」「一個國家是不是實現了民主,執政當局是不是有誠意實現民主,就看他是不是把人民應有的權利,毫不保留地交給人民;並且對於人民實行這幾種權利,是不是毫無保留地加以尊重。」根據這種標準來衡量我們當前的政治局勢,就可以知道,我們要完成民主建設,首要的任務就是還政於民,就是把人民應有的選舉、罷免、創制、四權,真正交還給人民如果離開這四種人民權利,甚至任何人民應有權利都不交給人民,而高唱實施民主憲政,還政於民,那就未免是空談了

 

F. 蔡少琪曾整理的部分內容(自己的分享和一些人的文章摘要)(10-10-2013 之前

從「佔領中環」到百日維新前的中國改革故事──是改革?還是叛逆?:『中國歷史以來,改革的路都是充滿艱難和險峻。最近香港積極談論「佔領中環」的議題,背後的動力和原因是,很多市民對北京失望了,對北京是否真心讓香港漸進地進入民主,進入真正的全民普選徹底失望了。從失望,到悲憤,從悲憤和受騙的感覺,到提出較激烈的口號和行動,從宏觀的中國歷史來看,也是中國歷代改革派常有的一個進路。』『與此同時,北京作為中央,隨著國力的逐漸強盛、美日等圍堵中國的野心加深,國內的民族情懷濃烈,內憂和外爭不斷,加上天朝中央的自信,已經沒有耐性再侍候香港的反對聲音。時局的發展,香港激烈的改革派或國內民主改革派,就容易會被戴上不順服、敵中央、不愛國,甚至會扣上「通敵」或「叛逆」等帽子;從宏觀中國改革的歷史來說,這也似乎是常見之事。』『解璽璋就這段百日維新前的風浪有這樣的總結:「很多人仇視他們,以為他們搞了自己的寧靜;朋友也不理解他們,甚至誤解他們,而理解他們的,也沒有勇氣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但他們並沒有退縮。」中國歷代改革的聲音,往往有「激進」和「求穩」之爭,有「是真言真愛國」,還是「搞叛逆搞奪權」的爭議。寫到這裡,也激發自己以後多研究中國歷代改革的浪潮,及西方國家改革浪潮的動力。最後以孫中山的話為結。針對「許多人以為中國不適用民主政治,因為人民知識程度太低。」孫中山說:「我不信有這話…人民是民國的主人,他只要能指定出一個目標來,像坐汽車的一般。至於如何做去,自有技能的各種專門人才在。所以,人民知識程度雖低,只要說得出『要到哪裡』一句話來,就無害於民主政治。」』(20135月在《時代論壇》發表)

香港是否要以『中國模式』廢除港人極為珍惜的『西方民主自由法治精神』呢?香港仍能軟拒黃河多久呢?)洪清田在信報的『中港台現代轉型的法治關』有幾段我很喜歡:『現代社會的行政、法治廉政與政治管治,大陸未進入問題,甚而拒絕問題,不相信中國大陸要面對它們,自信另有「中國模式」徹底解決問題,垂世界,現在正把香港按「中國模式」改造。香港百多年(不知不覺)上了中國和世界的管治法治行政最高峰,如今如雪崩前夕。中港兩套「行政、法治廉政與政治管治」(及背後、深遠內的「價值及身份認同、世界觀」)之間扞格不入,港人被迫護港。』

為香港大困局的感傷和擔憂:讀信報林行止文章後的感受:難道直言敢言的下場,就是『封筆、收口、歸隱、移民』?或是只能在『順民/民、鬥士』的兩極裡選擇嗎?最近感到香港的移民潮有暗暗回升的趨勢。林行止實在勇敢,但難道這是封筆前,臨別的勇言嗎?『《基本法》裡沒有「愛國愛港」的明文規定,可是鄧小平生前確實曾三番四次提到要由「愛國愛港」的人士「治港」;不過,當掌權者以順我者「愛國」,支持我者「愛港」為藉口扭曲面對全民的管治,只在意於某個階層的利益,漠視全港市民的福祉,令民怨沸騰,如此敗壞的管治,港人該怎樣辦?』『《基本法》「留白」的空間甚多,中央一旦改為對港行使屬於主權的所有各項實權,港人再無立足於「治港」的餘地。河水泛濫,井水便《被消失》;《基本法》原是擋隔河水的堤壩,有人發現堤壩「漏水」,有些勇於承擔的港人如「中三子十死士」,效法傳說中的那位荷蘭小孩,試圖以手指堵塞漏洞,能否遏制決堤,有待事實證明。那個故事純屬虛構,香港卻是危機!』

蔡少琪:詩72的靈修分享:在上掌權的有公義、公平、為困苦人伸冤、能在天地間問心無愧嗎?想起香港最近要否『順服在上掌權者』的討論時,我想很多人和牧者談論這題目時,忘記聖經往往有兩邊並重的真理,我喜歡用『兩條線的神學』去形容我們必須同時傳講兩邊的真理這需要。保羅說:『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133)但當有高官的是叫行善的懼怕,叫作惡的橫行霸道時,其他有崗位的人就應該站起來說公道話。正如拿單對害死將士烏利亞的大衛說:『你就是那人。』正如尼希米斥責不守猶太人的法律的猶大的貴說:『你們怎麼行這惡事犯了安息日呢?』1317)當耶洗別和亞哈王侵吞拿伯,並害死他時,以利亞奉耶和華的吩咐,嚴厲譴責亞哈:『耶和華說:『我必使災禍臨到你,將你除盡。凡屬你的男丁,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從以色列中剪除。』我們應該尊重在上掌權,但掌權的應該主持公義和公平,為困苦人伸冤。兩方面都要責任,若某方面『隱善揚惡偽善實惡』則為神所痛恨,也破壞兩者的信任,衝突就很難避免,人心那份要伸張正義感,不滿被屈的憤怒,必帶來很多抗爭。當然,我們必須審時度,因為在上的不是空空佩劍的。若能不衝突是智慧的,若能坐下談判、申訴或理論是應該珍惜的。

南韓金俊坤牧師的《民族福音化的夢想》最後一段表達很美的心願:「耶和華成為民族的上帝,耶穌基督成為民族的主,聖經成為民族信仰和行為的準則一同為耶穌來夢想,使人類救主的美夢成真;一手高舉福音,一手高舉著愛,使世界的各處都能看見我們聖潔的民族!」你也有這樣的心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