憎厭裝假謊言虛偽,特別是執政者的裝假謊言虛偽

蔡少琪

回到華人神學園地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時代論壇版本(2014.07.17)

 

  「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十二22

  「義人恨惡謊言」(十三5

  「君王若聽謊言,他一切臣僕都是奸惡。」(廿九12

  「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賽五20

  「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八44

  「城外有那些犬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啟廿二15

 

  前晚很痛心地想起兩句中國悲慘的名句:「指鹿為馬,習非成是」!歷史告訴我們,當謊言充斥時,百姓就受大災難!當執政者常常混淆黑白時,社會已經很敗壞,但當執政者習非成是,開始指鹿為馬時,他們不單放棄了良心,社會也進入四分五裂的階段。秦朝的苛政已經令百姓敢怒不敢言,但趙高卻明目張膽和毫無廉恥地指鹿為馬!霸政能撐一時,但從此國家四分五裂,趙高等末期也不遠矣!

 

  主耶穌對裝假、謊言、虛偽的斥責非常直接和強烈!主耶穌公開和直接地連續七罵當代領袖假冒為善!「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當主耶穌教導「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後,直接和強烈地指斥謊話和敵對真理的源頭:「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八44)因撒旦的謊言和人類先祖聽從謊言,人類落在萬劫不復的罪惡深淵!

 

  使徒保羅也是憎厭虛偽,特別是領袖的虛偽。保羅清楚明白,罪惡的一大面貌就是愛好謊言:

 

  他們將神的真實變為虛謊(羅一25)!相反,神是完全沒有謊言:「那無謊言的神」(多一2)!當彼得裝假,「甚至連巴拿巴也隨夥裝假」,保羅就在眾人面前指出他們「行的不正,與福音的真理不合」!(加二13-14)保羅在加拉書就開宗明義,留下一句頂天立地的話:

 

  「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麼?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一10

 

  談到末後審判,神再次顯露極憎惡說謊:「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啟廿一8)那些城外要永遠與神隔絕的是誰呢?「城外有那些犬並一切喜好說謊言、編造虛謊的。」(啟廿二15

 

  舊約對裝假、謊言、虛偽譴責的經文就更多了!箴言談到神的「七恨」,其中幾個都與謊言有關:「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他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紛爭的人。」(16-17)謊言不單是神非常憎厭的,習慣謊言會帶來人類、社會和國家整體的敗壞:「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十二22)、「義人恨惡謊言」(十三5)、「吐出謊言的,施行詭詐。」(十四25

 

  神清楚警告在上掌權者:「君王若聽謊言,他一切臣僕都是奸惡。」(廿九12)當在上的習慣謊言,謊言就會充滿整個國家,人們就慢慢習非成是了!十七4說得好:「說謊的,側耳聽邪惡之語。」

 

  難怪以賽亞以「六禍哉」強烈譴責當代的「尊貴人和高傲的人」!中間兩個核心的禍哉,就是與謊言有關:「禍哉!那些以虛假之細繩牽罪孽的人!他們又像以套繩拉罪惡」(賽五18)、「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賽五20

 

  先知耶利米嚴嚴地警告世人,當人們充滿虛謊時,就一定沒有平安!「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一味地貪婪,從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虛謊。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六1314

 

  當強權加上裝假、謊言、虛偽時,人容易感到悲憤和無奈,聖經警惕我們:「吐出謊言的,終不能逃脫。吐出謊言的,也必滅亡。」(十九59)、「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啟廿一27

 

  記得主耶穌的教導和應許:「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八32)我們也不要忘記神的應許:「口吐真言,永遠立;舌說謊話,只存片時。」(十二19

 

  至於我,我仍是喜愛使徒保羅的志向:「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一10)互

 

  求神興起更多敢講真話,敢痛斥謊言的人!求神保守我們遠離虛假和謊言!求神將許多充滿裝假、謊言、虛偽的面孔吹走!「惡人並不是這樣,乃像糠秕被風吹散。」(詩一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