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道和敬虔:福音派教會今日面對的挑戰[1]

蔡少琪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

信仰與時代(反省篇)

 

 

如何定義「福音派」呢?

不同人對福音派有不同定義。美國Barna Group曾在2007年調查人如何看自己是否福音派這題目(Survey Explores Who Qualifies As an Evangelical):在美國,有38%人自稱為福音派(evangelicals),但按Barna的「福音派九點定義」,則成年人中只有8%合資格。但Pew Forum2004年調查,則認為美國有26.3%人口是福音派,遠比16%的傳統大宗派(mainline Protestants)基督徒多。

 

不同學者的定義也有差異。貝寶頓(Bebbington)的定義被廣泛引用。他認為福音派有四大特質:得救主義生命必須有所改變;行動主義福音要付諸行為表現;聖經主義對聖經特別看重;十架中心主義強調基督在十架上受死。但斯托得牧師(John Stott)則指出:「我們對貝氏用了四個奇怪的主義不敢茍同。」他認為應該用傳統基督教核心教義來定義福音派。既然自稱福音派的人眾多,他們之間差異很大,要定義他們面對的挑戰,就不容易了!本文將福音派定義為「高舉聖經權威,大公教會三大信約,看重傳福音和重生得救,一生追求效法基督的基督徒。

 

缺乏全備教導的福音派:少談罪和審判

福音派一大危機,就是缺乏全備的教導。我自己喜歡用「兩條線的神學」來強調:我們必須教導聖經全備真理。神是愛,但神也是聖潔和公義。神是救贖主,但神也是審判的主。部分福音派的問題,就是為了教會增長,為了較容易傳福音,漸漸偏離了聖經全備的教導。不少所謂的福音派領袖多談聖經正面的教導,如同慈愛、饒恕、祝福、應許、得勝等;但少談審判、罪的捆綁、成長的掙扎、為主受苦和管教等道理。有些更否定信耶穌是唯一得救的道路!休士頓的約爾歐斯汀(Joel Osteen)就曾以「我不知道」去面對信耶穌是否唯一得救之法的質詢!他在2005年接受CNN Larry King的訪問,多次用「我不知道」去否定,必須信耶穌才得救這核心聖經真理。

 

不少福音派領袖避談神的審判和對罪人的懲罰。斯托得牧師(John Stott)在1989年公開否定地獄是永刑一事,就曾產生極大的爭議。近代福音派非常重視輔導,但有些卻避談罪。談到人生苦難,我們多引用約伯,但卻很少人會像先知撒母耳和拿單一樣嚴厲斥責當代的掃羅王和大衛王。不談罪的福音是真正的福音嗎?主耶穌開始傳道就強調:「你們應當悔改!」保羅寫羅馬書時,首先指出:「原來神的忿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義阻擋真理的人。」(1:18)福音派有全備的教導嗎?

 

提防成功神學!不要空有敬虔的外貌!提防屬靈的假大空!

有些福音派的另一危機就是成功神學和得勝主義。我們多談表面的數字,少留意信徒信仰和生命的實況。2003年美國福音派聯盟主席哈格德牧師(Ted Haggard)曾以「這是福音主義最美好的時光」This Is Evangelicalism's Finest Hour為題被《今日基督教》訪問。但三年後,哈格德牧師被揭發經常與一名男子進行性交易後,突然宣佈辭職。後來他承認:「事實是,我犯了性和邪淫的罪,我承擔對整個問題的責任。我是騙子和說謊者。還有一部分就是我的生活,我生活中的黑暗和醜惡部分一直與我的內心交戰。……多年來,我尋找各種方式,企圖得到幫助,但都沒有成功。後來因為驕傲,我開始欺騙那些我所愛的和我最不願意傷害的人們,然而我辜負了他們。」耶穌對宗教領袖最嚴厲的責備就是:「假冒為善!內外不一!」虛有其表是福音派要提防的危機。

 

當看見領袖習慣地誇耀數據,誇大屬靈經歷,誇大得勝時,我們必須小心!我們不要被虛假和空洞的數字所擄走!我們有否真正探討自己和教會的實際的光景呢?記得有一次在大陸培訓,聽到一些同工談到虛空的「大異象,大數字」時,我不禁地提醒:「提防屬靈的假大空!」我們要有夢想和異象,但是必須了解實況,建基在真理和神的應許。要記得主耶穌的嚴厲的教導:「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5:37)

 

受磨練、有真道、有敬虔、有接班、有道成肉身

福音派另一危機,就是輕看神的磨練。我們開始輕看罪的捆綁,老我的兇惡,忘記了成聖需要功夫,忘記了魔鬼像獅子一樣,遍地尋找那些輕忽,不驚醒,可吞吃的人。我們常常拔苗助長,卻忘記要常在主裡面。我們強調一刻的決志,卻忘記「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我們多談得勝,少談「天路歷程」!快餐的文化漸漸深入福音派的骨髓裡,是福音派一大危機。我們仍為主受苦嗎?

 

想起福音派的挑戰,我想起兩大核心:真道和敬虔。保羅提醒我們:「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恆心,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4:16)一生持定真道和操練敬虔是聖經給我們的屬靈秘訣。聖經教導的信不是一刻的信,而是一生的信!事奉是一生的事奉!敬虔是一生的敬虔!越明白神的標準,越明白屬靈爭戰的兇惡,越明白人內心的軟弱,我們就越不敢誇口,越不敢離開真葡萄樹!

 

此外,如何栽培下一代是另一值得非常關注的需要。很喜歡保羅一句話: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保羅不但想起提摩太,他更想起提摩太的門徒的門徒,他想起下三代的發展。福音要廣傳,我們就必須栽培下一代,提拔年輕領袖。最近看胡耀邦1982年對共青團的演說,他的標題觸動我:「你們應當勝過我們」!他說:「老一輩應該把青年人超過自己,當作一生中最大的愉快;而年輕的同志,應該把學習老一輩、超過老一輩,看作是歷史賦予的最大的責任。」共產黨非常重視梯隊的建立,我們又如何呢?

 

在認信方面,主耶穌道成肉身的事實是分辨真偽宗教的核心指標!(約一4:1-3) 談到牧養理念,「道成肉身」這真理提醒我可以四個層面來衡量我們的事奉:一、我們的教導是否建基於神的道,建基於全備的聖經教導?二、我們是否真正了解世情,就如主耶穌一樣真正走遍各城各鄉?三、我們有否又持守真理,又用世人明白的方式傳講和見證我們的福音呢?四、我們是否有系統的栽培,帶領信徒們一生追求更像恩主呢?

 

有些福音派偏重了世界的方式,輕忽了神的道,輕忽了信徒全備的培養:只重視傳入門的福音,不傳作門徒的代價。也有一些與時代脫節,完全不了解時代的需要和改變,漸漸被時代淘汰了。聖經的榜樣是全備的,保羅敏銳慕道者的需要:「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林前9:22)但在真理上,絕不妥協:「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麼?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1:10)他強調∶「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1:8)福音派最核心的挑戰是:我們是否仍然持守真道,看重敬虔呢?我們是否一生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呢?這是值得我們反思。



[1]本文也刊登在大使命雙月刊20112月的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