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新觀-評估其對因信稱義的詮釋

陳信行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陳信行神學網站

2016630

大綱目錄

1.   引言                                                                                                                                    3

2.  新觀概略                                                                                                                             3

2.1   恩約律法主義                                                                                                                 3

2.2   律法的行為                                                                                                                     4

2.3   義的含意                                                                                                                          5

3.   評估新觀                                                                                                                            5

3.1   恩約律法主義                                                                                                                 5

3.2   律法的行為                                                                                                                     6

3.3   義的含意                                                                                                                          7

4.   結語                                                                                                                                    8

參考資料                                                                                                                                10

 


1.   引言

            保羅新觀發展至今,對保羅神學之研究帶來震撼性的衝擊,甚至在大部分學者眼中,已成顯學。[1]抱持新觀的學者質疑以馬丁路德為首之改革宗,是否錯誤理解了保羅書信所關注的問題。[2]他們認為1. 保羅書信並非反對猶太人的律法主義;2.因信稱義實際要處理的,是教會論的問題;以及3. 必須從第一世紀猶太教之角度,去理解「因信稱義中,「義的定義。[3]本文將嘗試闡述新觀對以上三點與因信稱義相關的詮釋,並且作出評估。

2.   新觀概略

2.1   恩約律法主義

新觀學者提出第一世紀之猶太教擁有基本統一的模式稱之為恩約律法主義(covenantal nomism)[4]新觀提出,當時猶太人認為神揀選以色列作立約的民族;而約所要求於人的,乃是要服從、遵行律法,使人得以留在約的群體中,維持與神的關係。[5]這樣的行為,在猶太人眼中,並非賺取救恩之法。故此「新觀認為保羅對律法不存在否定或批判的立場;而律法和基督、信心與行為也非傳統所理解,處於對立和矛盾的關係。[6]因此,對「義的理解,亦須以此約的關係來詮釋。

2.2   律法的行為

新觀認為「因信稱義實際上所針對的,不是個人如何得救的問題,而是要解答外人如何能像猶太人一樣,蒙神接納的問題。[7]新觀指出,保羅對律法和遵行律法提出的批判,實際是指「律法的行為(works of law),即律法中表明猶太人屬立約群體、與外人分別出來的身分標記 (boundary marker),特別是指守割禮、守食物的條例,和守安息日這三樣。[8]保羅拒絕這些「律法的行為,對猶太人來說,是針對猶太人自義的驕傲:以為自己比外人,在神面前更有優越性,即使犯罪,也不如外人般嚴重。[9]保羅對外亦有宣教的考慮:堅持外信徒採納猶太生活方式,一方面會成為他們社交的擔子;另一方面,保羅希望澄清只有相信耶穌基督才令人真正成為基督徒。[10]「稱義非藉禮儀式的行為達致,而是透過信心向所有人開放。因此,「因信稱義是聚焦在教會論,著眼於打破猶太人與外人的阻隔,讓人在基督的福音里合一。[11]

 

2.3   義的含意

在「恩約律法主義的背景下,「新觀認為「義具有方面的含意:盟約、法庭及末世論。「新觀並不抱持改革宗「歸算(imputation) 的看法:「神的義在法庭的用語中,不可能由判官轉移至不義者身上。[12]「神的義只能被理解為神對的應許和盟約的信實。[13]而人在盟約中的「稱義,是根據立約成員一生維持在約內的行為,被宣佈已經、並至終為約的成員。[14]新觀在「現時的稱義外,提出「將來的稱義這個概念,意思就是真正的稱義,是在末世最終的審判時,神宣佈人為義的一刻。現時的「因信稱義,乃信徒體驗「已經開始的末世論,使維持在約中的成員,期待終末能被稱為義。[15]新觀強調這並非推翻「因信稱義的教義,因為盟約中成員的標誌仍是「信,而現時為著稱義所作的行為,乃「信的表現。[16]

3.   評估新觀

3.1   恩約律法主義

新觀對「因信稱義的理解建基於假設一世紀猶太教之基本模式均為「恩約律法主義。誠然,神和的選民立約,這是不容置疑的。但如「新觀所認同,實際上猶太教的表現是多元的。聖經記述中,一方面有一些人所信奉的猶太教,要求人遵守律法,行出律法所要求的行為;[17]另一方面,亦有堅持等候上帝救恩而非行律法主義的猶太人。[18]肯定的是,在兩約之間,律法主義的趨勢顯然愈來愈強。[19]即使「恩約律法主義乃保羅所面對、主流之猶太教,其靠行為繼續留在約的群體中的主張,依然符合傳統「因信稱義的理解,而不一定必須收窄至指禮儀式的律法行為。[20]

3.2   律法的行為

新觀將「律法的行為窄至禮儀式的行為,亦未能完全解釋保羅書信中的用法;反之,經文顯示保羅所指的律法,並沒有限定為禮儀式的律法,而是指向全律法。保羅於羅二討論「律法的行為時,所提到姦淫、偷竊的罪,顯然具有道德性而非單純的指涉二25-29的割禮行為。保羅指出猶太人根本的罪,並非排拒外人進入約的群體中,而是沒有一個有血氣者,能全守律法、不得罪神。[21]到羅四保羅更放棄使用「律法的行為一詞,而是單單討論「行為。羅四將「因信稱義與「因行為稱義放在對立面上,強調亞伯拉罕乃「因信稱義,而非因「律法的行為即割禮而稱義。[22]同樣地,羅九30至十21中,保羅討論以色列得不到律法的義,是因為憑信心求,只憑行為求,當中的律法,顯然也指整部摩西律法。[23]所以對保羅來說,好行為固然重要,但只是留在約中的記號;唯信心才是進入及留在約中必須和足夠的條件。[24]

 

 

3.3   義的含意

新觀」強調「稱義」是宣稱人已經成為約的群體中的一員,故此「稱義」是教會論多於救恩論。誠然,「稱義」最終是解決眾人與神關係的問題,但關係或約並不是「稱義」本身的含義。[25]經文從來沒有將「義」的辭彙與「約」連左一起;反之,即使在約中的以色列人,如果行義,都不是義的。[26]「稱義」一詞,雖然不等於救贖或成聖,但經常出現於救贖論的語境中。例如羅一17、五18就指出義人得生;而羅二12-13,稱義與滅亡及審判相對。羅三24亦指出人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而羅四6-8中神算義人為有福,其過得赦免、並不被神算為有罪的。[27]如果「稱義」如「新觀」強調是法庭之用語,就更不可能只談約的關係,而忽略罪的問題。[28]故此「稱義」必須先藉解決罪的問題,才能進到關係之中。

這就帶到「新觀」所拒絕之「歸算」的概念。當「新觀」將道德由「稱義」中抽離,將「神的義」著眼於對約的信實時,就忽略了基督耶穌之義,於「稱義」乃至救贖的關鍵角色。[29]保羅指出人按律法的義,無論如何都是不完美的,不能成為稱義的根本。[30]故此,羅三22-26指出信徒能於上主面前站立得住,是基於上主差耶穌所作的挽回祭。上主因耶穌基督道德上的義,稱信基督耶穌、在基督里的罪人為義。[31]

最後,「新觀」為了配合將來上主對約的信實,提出了「將來的義」。雖然「稱義」的果效能使人躲避上主將來顯現的忿怒,但羅三24中「稱義」乃現在被動式,指信徒現在被神稱義;而羅五9中的「稱義」,更是採用第一簡單過去被動式,即是說,信徒已經藉神兒子的死而稱義。故此,因信耶穌基督而被稱為義的信徒,其身份在基督里已經得到肯定。這種稱義乃提前宣告末世的判決,跟「新觀」提出的體驗「已經開始的末世論相仿。雖然「新觀」堅決否認「稱義」是一個過程,但其表達的「將來的稱義,即使是根據聖靈所導引下的行為,仍會予人一種非到最後審判,才能夠確定稱義的誤解。[32]

4.   結語

新觀」正確地指出「因信稱義」不只有個人得救的面向;更重拾了第一世紀,猶太人藉律法中的禮儀將自己分別於外人的背景。但從本文的評估,可見禮儀性的「律法的行為」,僅為保羅論述其中一部分,亦必然與個人得救的面向產生衝突。[33]事實上,在討論「因信稱義」的經文中,不論「信」是指向「信耶穌基督」或「耶穌基督的信實」,都不影響保羅要指出人「如何」與上主恢復正確關係的意思;而不論如何解釋「律法的行為」,都不影響保羅解釋人「如何」不能與上主建立正確的關係。保羅一正一反的討論,為要指出猶太人和外同在罪中和上主的審判下,唯藉耶穌基督得稱為義,與上主建立關係。[34]然而,當「新觀」強調「將來的義」乃依據一生之行為作為留在約內的條件、得著救恩,並拒絕「歸算」於「因信稱義」的關鍵作用時,那就不符馬丁路德所建立,「因信稱義」的要旨了。[35]

參考資料

O’Kelley, Aaron.  Did the Reformers Misread Paul? A Historical-Theological Critique of the New Perspective. Studies in Christian History and Thought. Milton Keynes: Authentic Media, 2014.

Schreiner, Thomas.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What the Reformers Taught…and Why It Still Matters. The 5 Solas Serie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15.

陳濟民著保羅神學的十堂課。台北:校園,2008

馮蔭坤著。《羅馬書註釋》卷1。台北:校園,1999

盧龍光。保羅新觀對保羅研究之貢獻及其對華人基督徒的意義〉。山道期刊:保羅新觀25期(20107月),頁25-48

魏斯特鴻著。陳永財譯。保羅神學:新舊觀。美國:麥種2014



[1] 盧龍光:保羅新觀對保羅研究之貢獻及其對華人基督徒的意義〉,山道期刊:保羅新觀25期(20107月),頁2934

[2] 保羅新觀所涉及之範圍甚廣,被認為支持保羅新觀的學者,一方面未必完全同意彼此對保羅神學的理解及詮釋,另一方面亦未必同意其論述被標籤為保羅新觀。因篇幅關係,本文只能以新觀一詞,籠統綜合其主要學者,如桑德 (E. P. Sanders)鄧恩 (James Dunn) 及懷特 (N. T. Wright) 等人普遍認同之論述,而不再仔細分別彼此不同之處。

[3] 魏斯特鴻著,陳永財譯:保羅神學:新舊觀美國:麥種2014,頁176

[4] 雖然他們都注意到猶太教普遍存在多元化的表現;魏斯鴻:保羅神學:新舊觀,頁177

[5] 桑德斯就「恩約律法主義提出了八點樣式1. 神揀選了以色列並 2. 賜下了律法。律法同時意味著3. 神應許維持(對以色列的)揀選,及4.(以色列人)必須順從。5. 神獎賞順從,懲罰過犯6. 律法備有補贖之法,贖罪的結果就是7. 約的關係得以維持或重新建立。8. 所有藉著順從、贖罪和神的憐憫而被維持在約內的人,都是屬於將會得救的那個群體;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台北:校園,1999,頁128-29;盧龍光:保羅新觀對保羅研究之貢獻及其對華人基督徒的意義,頁32-33

[6] 盧龍光:保羅新觀對保羅研究之貢獻及其對華人基督徒的意義,頁2631-3235;魏斯鴻:保羅神學:新舊觀177;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What the Reformers Taught…and Why It Still Matters, The 5 Solas Serie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15), 240.

[7] 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33;魏斯鴻:保羅神學:新舊觀151331-32

[8] 例如羅三2028;加二16510的經文,便被新觀」認為乃指涉界定猶太人之禮儀律法而非好行為; Aaron O’Kelley, Did the Reformers Misread Paul? A Historical-Theological Critique of the New Perspective, Studies in Christian History and Thought (Milton Keynes: Authentic Media, 2014), 4;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33-34;盧龍光:保羅新觀對保羅研究之貢獻及其對華人基督徒的意義,頁37;魏斯特鴻:保羅神學:新舊觀331

[9] 魏斯鴻:保羅神學:新舊觀328330

[10] 魏斯鴻:保羅神學:新舊觀150-51

[11] 盧龍光:保羅新觀對保羅研究之貢獻及其對華人基督徒的意義,頁3739;魏斯鴻:保羅神學:新舊觀329-31;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32;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241;陳濟民著,保羅神學的十堂課(台北:校園,2008),頁130

[12]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255.

[13] Aaron O’Kelley, Did the Reformers Misread Paul, 6.

[14] 盧龍光:保羅新觀對保羅研究之貢獻及其對華人基督徒的意義,頁33;魏斯鴻:保羅神學:新舊觀329; Aaron O’Kelley, Did the Reformers Misread Paul, 6.

[15] 魏斯鴻:保羅神學:新舊觀329; Aaron O’Kelley, Did the Reformers Misread Paul, 5.

[16] 盧龍光:保羅新觀對保羅研究之貢獻及其對華人基督徒的意義,頁33-34

[17] 例如路十八18;太十九16;可十17有猶太人問耶穌「我該作甚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 徒十五15顯示早期教會中有猶太基督徒要外信徒受割禮

[18] 如路加福音中的亞拿、西面;陳濟民:保羅神學的十堂課,頁127

[19] 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35-38

[20] 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53

[21] 19-20其他有同樣意思的經文參加三10;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249;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50 陳濟民:保羅神學的十堂課137166

[22] 也顯然地,亞伯拉罕不可能在摩西律法之下;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104 陳濟民:保羅神學的十堂課126

[23]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105.

[24] 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40

[25] 陳濟民:保羅神學的十堂課131-32

[26] 魏斯鴻:保羅神學:新舊觀371-74

[27]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246.

[28]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244-45.

[29]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259.

[30] 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41

[31] 就如哥林多信徒,按他們本身的行為,並不能稱為義。但保羅仍於林前一2指出他們已經是蒙召作聖徒。本為罪人的信徒得稱為聖徒,在神面前成為義,只能因為他們是在基督里; 相關經文亦可參4; 羅五12-19;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256-57, 259-60;陳濟民:保羅神學的十堂課129;魏斯特鴻:保羅神學:新舊觀295

[32] Thomas Schreiner, 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242.

[33] 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48

[34] 盧龍光:保羅新觀對保羅研究之貢獻及其對華人基督徒的意義,頁38-39;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47

[35] 馬丁路德所建立之「因信稱義」具有四個特色:1. 司法的宣判 (forensic)。乃法庭之用詞 (court language),是一種宣判,宣告一個人為無罪,謂之稱義;2. 義的外在行動。稱義是神宣判信徒為義的外在行動。這是相對成聖或重生,所指聖靈在人內在更新的過程;3. 稱義的義,是基督加在人身上的義,歸算 (imputation) 給信徒,並在信徒之外,不是信徒身內天生的義,非信徒本身所有;4.稱義的產生,是因信基督,藉著信心。這信心是神所賜稱義的方法,而基督的功勞是稱義的基礎。信心不是稱義的根據,真正使我們稱義的,是因為耶穌基督的功勞。信心只是稱義的方法陳濟民:保羅神學的十堂課100-101;馮蔭坤:《羅馬書註釋》卷1,頁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