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和評析加爾文主義和阿民念主義之五點分歧

陳信行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陳信行神學網站

2014616


 

一.  引言

2010年一項調查發現美國約31%牧者認為所屬教會抱持加爾文主義而32%傾向為阿民念主義。[1]但自十五世紀多特會議 (Synod of Dort) 以降,改革宗內就原罪觀、預定論、贖罪觀、恩典論、成聖觀等有不同的詮釋及分裂,以致現存於各宗派內之神學系統並不止於加爾文主義及阿民念主義。[2]故此本文所比較加爾文主義及阿民念主義之五點分歧,將基於「多特信條」、《抗辯文》及加爾文阿民念兩位神學家之個人見解。[3]

二.  完全敗壞VS無能的本性

加派五點頭一點為人的全然敗壞 (Total Depravity)全然敗壞不是指人不能、也不會做出任何在人和神眼中看為善的事情;或會在所有的罪中沉溺放縱。而是因為罪的腐敗,人不能作甚麼去取悅神,以獲得拯救。[4]加爾文於基督教要義中指出每個人生命開始都繼亞當道德的敗壞和應得的刑罰,因此被稱為原罪」,[5]並且散佈於心靈各部分,使我們為神所憎惡即使嬰兒本身還沒有結出罪的果子,但罪的種子已經撒在人的心裡,從而生出聖經所說的「情欲的事」。[6]加爾文引用奧古斯丁說:「若沒有聖靈,人的意志既然隨從情欲,為情欲所征服,意志便沒有自由。當意志為罪所克服,本性就再沒有自由了。人一旦誤用了自己的自由意志,他自己與意志都一同喪失了。」[7]人因而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8]除非有恩典的幫助即那藉重生只給與選民的特殊恩典的幫助人就沒有為善的自由意志,是毫無疑義的。[9] 「多特信條」第三及四項第三條是完全根據加爾文的教導來撰寫的。[10]

在阿派的《抗辯文》第三條指出人無能的本性。[11]如同加派,阿派相信原罪使人失卻對抗犯罪的能力。阿民念詳細形容人死在過犯罪惡中的狀態:在思想方面,是黑暗、對神的拯救及屬乎神的事情無知;在內心,是充滿恨仇、厭惡神喜悅的善,卻愛追求惡;在能力上對行善亦是全然軟弱。[12] 然而阿派指出死亡的刑罰臨到所有人,是因人的內心狀況,而不是因為罪歸與人。人的確從亞當身上承受了敗壞的人性,但我們沒有根據說,亞當的罪歸與他的後裔,所以神因亞當所犯的同一項罪,而定他的後代有罪。人固然因亞當不能擁有原義 (Original Righteousness),但神從每個人有意識開始,就賜給人聖靈特殊的影響力,使人有能力抗衡與生俱來的敗壞,可以順服;只要人的意志願意合作,就能夠這樣做。

抗辯文》所引用約十五5的經文來證明耶穌向普世施予之先前恩典,其力度顯然是不足的。約十五5之對象為耶穌一眾已經乾淨常在我裡面的門徒。經文乃指向門徒必需依靠耶穌才能結果,乃關乎事奉的果效。阿民念藉對羅五1219的詮釋,認為人現今不再為自己的敗壞本性而被定罪,它所帶來的譴責,已藉著基督白白的恩典除去。查19節中兩個於和合本同被譯為成為的動詞於原文時態上有所不同。首個成為乃過去式;而後一個為將來式。故此,全節可理解為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服,眾人也能成為義了。12節所指的,並非全人類受到亞當犯罪及死亡的影響;而是當人認同於亞當的罪行,罪才歸與那個人身上;人只因著自己的過犯而被定罪。[13]

三.  無條件的揀選 VS根據預知來揀選

加派第二點無條件的揀選 (Unlimited Election) 所指為神在創世之先,按衪至高的旨意,無條件的揀選某些人得著救恩、某些人則要受永遠的刑罰。加爾文稱這為一條可怕的教義,但他堅持這是聖經中清楚的教訓,也是一條不可刪減的教義。[14]無條件的意思並不是因為神預見人類的品德、對福音回應、他們的信心或悔改的行為;反之,是神將信心與悔改賜給那些衪選上的人,是神揀選了罪人,非罪人揀選基督。[15]

加派根據約十五16指出耶穌揀選門徒得永生是衪主動的。[16]在弗一4-6,保羅表明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揀選有從一群人中召出來的意思;而這個字常常使用中間語態 (middle voice),意即神「為自己」揀選信徒與衪建立相交,並且藉著他們蒙救贖的生活,顯出衪的恩典。[17]約六3744都反映人能到基督的面前是因神親自「吸引人」、「凡父所賜給我 (基督) 的人必到我這裡來。」弗二8指出人不能憑藉自己的力量得著拯救,乃是神所賜的。[18]神揀選人的無條件性可於羅九11-18盡見無遺;[19]20-24節窯匠與泥土的比喻亦同樣反映神在揀選上有無上的旨意。[20]而揀選亦不僅限於猶太人內,徒十三48就顯明當外邦人聽見福音時,「凡預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21]

阿派對於加爾文這種強制於人的雙重預定論極為反感:若神從永恆預定了我們,我們所有思想、決定和作為並非出於自己,我們就不是真正的自由、不是真正的人;我們行善受神稱讚或行惡受斥責亦毫無意義。[22]若神無條件的揀選是無視被選者之個人意願,又在有能力的時候不選擇拯救所有人,則一與衪慈愛憐憫的屬性相悖、其道德性存有疑問,亦並非建立人神間真正由衷愛的關係。[23]

在《抗辯文》第一條[24]提出的約三36,強調人信與不信決定他是否得著永生;而神唯一所預定的,是墮落犯罪的人能藉著耶穌得著拯救。[25]與加派不同,雖然阿派都認同上帝之主權及恩賜,但衪選擇在人類的歷史中自限。上帝固然,若衪願意,能制止或使任何事情發生,但衪容許人類有選擇,為的就是使人能跟神建立真正的關係。[26]上帝揀選人的條件,照彼前一2及羅八29,是按「照父神的先見」、「衪預先所知道的」。[27]徒十三48只有一個動詞,就是預定是一個過去式分詞,可作為形容詞。預定的字根有定規分派約定所命的之意。預定在新約六次的出現,[28]均沒有說人失喪是因他沒有被揀選或沒有被預定;聖經所強調的是,人失喪是因為他們不肯相信福音。[29]故此徒十三48全句可譯成凡信的人乃是預定得永生的人。這個字,亦非如加派以弗二8為根據認為是上帝給予的。經文中的「這」字是中性字,而「信心」是陰性字,故「這」並不能包括「信心」:「不是出於自己的」僅指向救恩。

至於羅九11-18的經文,若不理會17-18節有關法老的故事,必然會傾向加派預定論的解釋。然而,在出埃及記十災的經文中,法老在首五災及第七災均是自己心硬,只有第六、八至十災是上帝使其心硬。故此並非上帝預定人心硬,而是人的心硬終使上帝放棄。將經文範圍擴至第8-11章,八28-30形容神所預備救贖的計劃乃給予愛神的人、被召的人、神預先知道的人及預先定下效法主的人。第九章主旨並非預定論,而是要指出救恩計劃之對象不是所有生為以色列人的,亦非限於以色列之中。[30]以色列人「得不著律法的義」,是因為他們「不憑著信心求」。[31]衪所揀選的是憑信心得救的人,亦即因信稱義。[32] 而帖後二10-13表明人得救與否都是因人所決定的。[33]13原文的次序是先有「聖靈的感動」,才有「信真道」。故此神揀選人是基於他對聖靈的感動而作出信的回應。[34]

四.  有限贖罪VS無限的贖罪

按加派的邏輯,如果神已經選定一些人得救,也應為這些被揀選的人預備救贖,即有限的贖罪 (Limited Atonement)[35]若然基督按「多特信條」第二項第三條[36]所指足以為所有人而死,但卻非所有人得救,那麼要不神的拯救是有缺憾,要不就置神於道德存疑之境,故此基督只能夠為被預先揀選的人而死。[37]耶穌於太廿二14說的呼召很可能是普世性,然而呼召跟揀選是不同的。[38]羅八30中預定、呼召、稱義和得榮耀的人數範圍似乎是相等,故此呼召的對象必須是神所揀選,受特別或有效呼召的人。[39]加派認為基督在太一21;約十11-15;徒二十28;羅八29-32及弗五25等經文中捨命的對象都只是被揀選的人。[40]而在如約三16,「世人」並非指每一個人,而是參啟五9-10的理解,指「各族各方、各民各國」所買贖而來的人。[41]至於約一29、提前二6及約壹二2,所謂「世界」、「所有」等字眼並非指向現今科學理解的整個世界。[42]

《抗辯文》第二條卻認為基督的死是無限的贖罪。[43]需留意基督贖罪的普世性並不是指所有人都無條件地得救,而是說衪所獻的祭足以讓每一個人都得救。在這一點上,《抗辯文》的立場跟「多特信條」是相仿的。然而阿派從結三十三11;徒十34-35;提前二3-4及彼後三9等經文看出上帝並不願意任何人,包括惡人死亡。[44]

對於加派認為「世界」及「所有」需從狹義角度理解,查約一29、三16-17、四42及約壹四14使用「世界」一詞時,明顯指出這「世界」是憎恨神、反對基督、被撒但掌管的地方。若然加派認同這正是基督為了它而死的世界,那這個「世界」顯然是普世性的。而「所有」於羅五6看出,神為不敬虔的人死,而每一個人都是不敬虔的。林後五14-15;提前二6、四10;多二11;來二9及彼後三9的經文也是指明基督是為「萬人」,為每一個人而死。彼後二1指基督為那些「連買他們的主也不承認」的假師傅而死,無論結果如何基督已經「買」了他們。[45]基督贖罪的功勞無條件地給予所有人,藉約一16豐足先前的恩典,使所有人都能擺脫承繼之罪疚,恢復至可被得救的狀態。提前四10顯示,基督不單作信徒的救主,亦作萬人的救主。[46]這也解釋了加派質疑基督為眾人死卻不救拔全人類的質疑;阿民念指出雖然神希望人人得救,唯出於衪對人自由選擇的尊重及其公義的屬性,衪不會勉強挽回頑梗悖逆的人。[47]

五.  不可抗拒的恩典 VS 可抗拒的恩典

基於人全然敗壞,加派認為人失去尋求神、選擇救恩的能力。故此神必須白白施行恩典,預定並改變人心,使人接納耶穌基督。而這種恩典被稱為特別恩典 (Special Grace) 或有效恩典 (Efficacious Grace)[48]不同於聖靈向每個聽到福音的人發出外在可拒絕的呼召,或神在全然敗壞的人類中施予基本道德正義的普遍恩典 (Common Grace)[49]有效恩典是不受人為決定影響、乃不可抗拒的 (Irresistible Grace)[50]

恩典之所以有效,是因為神不會失信。在約十16及羅八29-30,好牧人的羊與神呼召的人,沒有一個失落。[51]這說明有效恩典在被召的人身上,都是不能被抗拒的,否則不能稱為沒有一個失落的。[52]在約六3744耶穌同樣地說,凡神所賜給衪的人,都會歸向衪。而且除非父神召他們來就基督,否則他們不能自己前來。

阿派提出如果恩典是不能抗拒的,那麼神就是強迫人違背自己的意願。加爾文解釋不能抗拒的恩典不會令人違背自己的意願,反而是因聖靈鼓動、醫治與重建帶來強烈的吸引力,使人難以抗拒而自願意前來。[53]然而這樣的解釋,不論是勉強或激勵人進入救恩,最終都回到不能抗拒的屬性上。阿派於《抗辯文》第四條提出先前恩典 (Prevenient Grace)[54]並界定為人生命完全重生之前使人能擺脫過往被罪捆綁的思想的恩典。在這樣的恩典下,人能自由地回應恩典,為自己所選接受或抗拒基督而負責。[55]加派強調重生先於悔改,並指阿派相信悔改先於重生,是近乎半伯拉糾主義的異端;但若根據以上的分析,阿派同樣接受人的重生先於悔改,但加入了在完全重生前人處於的一種中間狀態:與其說阿派強調人的自由意志,更應是人被釋放的意志。[56]

加派指出雖然在許多方面,先前恩典的理論很吸引人,但並沒有清楚和充足的聖經根據。[57]然而,不少經文背後都能容納或認同先前恩典的存在。例如約六44和合本吸引一字,加派認為是有拖動 迫使的意思,但此字亦可如和合本般解作吸引[58]

六.  聖徒蒙保守 VS 有條件之保守

聖徒蒙保守 (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 也被稱為永恆的保障 (Eternal Security),強調縱然被揀選者會有跌倒犯罪的可能,但神不會從屬衪的人中收回聖靈;更不會容讓被選者從恩典與稱義中倒退失落,以致滅亡。[59]

加派並不否認信徒有離教背約的可能,但那只是因為如約壹二19所指,他們本身就不在神揀選得救的列中。[60]在約十27-29耶穌強調衪賜永生給羊群,他們就不致滅亡;在羅八29-30保羅指出神所預知的人,沒有一個會失落;保羅甚至將「得榮耀」一字寫成過去式,反映對被揀選者能堅守的肯定。緊接31-39節中保羅持定沒有任何天上地下、外在或內在的困苦攻擊能使人與神的愛隔絕。[61]保羅又於弗一3-14指出信徒三重的保障:聖父在亙古所揀選信徒得兒子的地位;聖子藉衪的血救贖他們,保證他們得救;以及聖靈作為信徒永遠保證的印記,叫救恩持續生效。[62]此外,約十七9及來七25表明基督為信徒代禱;而約壹二1則表明若信徒犯罪,有義者耶穌基督作為他們的中保。[63]在約五24-29提到兩次「時候將到」,第一次乃現時靈性的重生,第二次則為於末日時身體的復活。前者只有信徒能夠經歷,而後者根據林前十五34-56,是信徒與非信徒共同經歷的。查啟廿十6-14的記載,經歷頭一次復活的人不可能經歷第二次的死,即與神永遠的分隔,故此已重生的人不可能失去救恩。另外比較約五24及三14-15關於摩西舉蛇的例子,兩處都指向相信的人能得著重生。查民廿一4-9,以色列民只需看一眼銅蛇便得解毒,並不需要一看再看,顯然重生得救是一次性的確據。另外查約壹三9及五18的記載,兩處無論是「犯」或「犯罪」的原文,都是現在式動詞,表示習慣性的行為;而三9的「不能」是現在被動式時態動詞,跟五18部分譯本表示另有外力保守人不習慣性犯罪都反映真正有重生生命的信徒因有神道的約束,並不可能習慣性、持久地為罪所困。

《抗辯文》第五條中雖然認同以上經文,[64]但對於信徒有失落救恩的可能,抗辯派及阿民念都沒有最後確實的立場,反映加派所引用的經文並未完全回應聖徒堅守的問題。[65] 

依循阿民念的邏輯,若然人在得救的恩典中可藉自由意志選擇,那在信仰的持守中為何卻變得不可抗拒?[66] 若然救恩是不能失去的,那詩人於詩五十一11的呼求所謂何事?[67]弗一3指出人能享有各樣恩賜、兒子名分的前提是「在基督裡」,正如約壹五12指出「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而人得以「在基督裡」的唯一要求便是羅一17提出「這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68]西一21-23提出了信徒成聖的目標,唯方法並非不犯罪,而是信入肉身受死的基督。[69]加派認為提後二13正正指出信徒之救恩不會因他的失信而失落。然而同一句,撇除原文沒有的「縱然」,亦可被理解成若信徒失信,神將忠誠於其公義、尊重人自由意志的屬性而放棄挽回。這樣的理解更貼近12節的「我們若不認衪,衪也必不認我們。」[70]常用作支持信徒堅守之約十28,照字義解釋似乎強烈地表明「誰也不能從我手裡把他們奪去。」然而在整個語意當中,那些承繼著如此應許的是聽牧人聲音、跟著牧人的人。另外將此句連同約五24「不至於定罪」的經文與約三36比較時,三者相似的平行結構使人必須承認經文固然一方面支持信子的人有永生,但同時指出若人選擇不信便得不著永生。[71]

關於聖徒堅守的問題,兩派似乎都能提供具說服力之經文支持。然而加爾文指出「神是一切義之源頭,故此若人持續在罪中,必須視他為敵人等候審判」;而阿民念則指出「對於持續相信的信徒,他們是不可能後退離開救恩。」[72]兩位鼻祖一正一反的都指出當聖經談到我們的信時,大都是強調信徒的持續性。誠然,經文如約三16、六37、十27-28、十一26;徒十六31;羅十9、十13等等都是使用現在時態,表示一種持續的相信。[73]

七.  總結

加派五點與阿派五點之分歧主要圍繞中間關於揀選、贖罪及救恩的三點。雙方的神學系統均各有難解之處:加派需要處理神超然的主權是否預定世上萬事,包括苦罪問題;人在預定及意志捆綁的情況下是否仍要為所犯之罪負責?至於阿派需要解釋自由意志的本質,人所謂自由的決定是否沒有前置的變因?[74]

在褪去神學歷史中兩派間的誤解與攻擊,實際上我們看到兩派更多共同的基礎:兩者都相信神聖之主權、人全然的敗壞及恩典的必須、救恩的白白賜予及因信稱義。[75]在似乎相悖之處,其分別僅在於演譯的不同:例如對加派而言,被揀選者不能抗拒恩典的同時不被揀選者自然將會抗拒恩典;而對阿派而言,人亦不能選擇抗拒先前恩典,那是自舉起十架後已成就之事。[76]

事實上學術的討論不只是抽象的研究,它同時有實踐上的意義。一方面加派強調神的主權、人的敗壞、救贖的恩典在現今自我膨脹的社會有如晨鐘暮鼓;另一方面阿派關注神的大愛與恩慈,使人活出自由而負責任的生命。[77]也許聖經的弔詭性正正在於提醒我們神屬性的多元,提醒我們需謙卑明白人不能妄稱已擁有獨一的真理,唯有持續信靠於主的名下方為信徒生命重中之重。

 

參考資料

Ashby, Stephen M. ‘A Reformed Arminian View.’ In Four Views on Eternal Security. Edited by J. Matthew Pinson, 135-87.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2.

Barna Group. ‘Is There a “Reformed” Movement in American Churches?’ from <https://www.barna.org/barna-update/faith-spirituality/447-reformed-movement-in-american-churches#.U4f9S3KSx8E>.

Horton, Michael S. ‘A Classical Calvinist View.’ In Four Views on Eternal Security. Edited by J. Matthew Pinson, 21-42.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2.

Horton, Michael. For Calvinism.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11.

Geisler, Norman L. ‘A Moderate Calvinist View.’ In Four Views on Eternal Security. Edited by J. Matthew Pinson, 61-112.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2.

Geisler, Norman. Chosen But Free. Minneapolis: Bethany House Publishers, 2001.

Olson, Roger E. Against Calvinism.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11.

Olson, Roger E. Arminian Theology: Mythsand Realities. Downers Grove, IL: IVP, 2006.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等譯。《基督教神學(卷一)》。台北:華神出版社,2000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等譯。《基督教神學(卷二)》。台北:華神出版社,2002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等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華神出版社,2002

楊東川著。《鬱金香的奇葩—阿米念其人其事其思》。台北 : 中華基督教衛理公會,2008

蔡少琪著。〈加爾文論罪觀(基督教要義2.1-5摘要)〉。下載自<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Reformation/CalvinInstitutesOnSin.htm>

殷保羅著。姚錦燊譯。《慕迪神學手冊》。香港 : 證主,1994



[1] 機構於報告中表明沒有為選項訂下定義,故此對選項的詮釋為受訪者自行決定。報告參Barna Group, ‘Is There a “Reformed” Movement in American Churches?’ from <https://www.barna.org/barna-update/faith-spirituality/447-reformed-movement-in-american-churches#.U4f9S3KSx8E>.

[2] 在加爾文主義的大系統內,若以對上帝預定人類墮落的次序為依歸,可分成相信墜落前預定論 (Supralapsarianism) 之高加爾文主義 (High Calvinism) 及認同墜落後預定論 (Infralapsarianism) 之低加爾文主義 (Low Calvinism);亦有否認加爾文五點中有限救贖的四點加爾文主義 (Four-point Calvinism)、新加爾文主義 (Neo-Calvinism) 等等。同樣地於阿民念主義中按贖罪觀、信徒叛教後是否能回轉等分歧可分成傳統阿民念主義 (Classical Arminianism) 及衛斯理阿民念主義 (Wesleyan Arminianism);亦有如認同全然敗壞及聖徒堅守的兩點阿民念主義 (Two-point Arminianism) 等;參殷保羅著,姚錦燊譯:《慕迪神學手冊》(香港 : 證主,1994),頁473;楊東川:《鬱金香的奇葩—阿米念其人其事其思》(台北 : 中華基督教衛理公會,2008),頁40艾利克森著,郭俊豪、李清義等譯:《基督教神學(卷三)》(台北:華神,2002),頁110Roger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Myths and Realities (Downer Grove, IL: IVP, 2006), 77, 104; Norman L. Geisler, Chosen But Free (Minneapolis: Bethany House, 2001), 56-57; Roger Olson, Against Calvinism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11), 53-60.

[3] 本文將簡稱加爾文派為加派、阿民念派為阿派。

[4]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5

[5]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三)》,頁106

[6] John Calvin,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2.1.8, 下載自 <http://www.chinesetheology.com/Reformation/CalvinInstitutesOnSin.htm>;參加五19

[7] Calvin,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2.2.8, ibid.

[8] 參弗二1

[9] Calvin,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2.2.6, ibid.

[10] 所有人都是從罪中懷胎的,出生時是可怒之子;他不愛慕一切得救的善事,反而傾向邪惡,死在罪中,做罪的奴隸;他得不著聖靈更生的恩典;他不願意,也不能向神回轉,以更改自己敗壞的本性,或為更改這本性而交出自己;參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5

[11] 人不能拯救自己,也沒有運用自由意志的能力,正如人在背道和罪惡的狀態中,不能靠自己去思考、渴望和實行真正的良善 (正如信心所作的);除了在基督裡,藉著聖靈,從神重生,令心意、傾慕、意志和所有的能力都更新,才能正確理解、思考、渴望和實行真正的良善。這是根據約十五5基督的話: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參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76;楊東川:《鬱金香的奇葩》,頁41

[12] Jacobus Arminius, ‘Public Disputations,’Work of Arminiuss, 2:194;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33-34, 56-57.

[13]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302, 477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二)》,頁251

[14] Calvin, Institutes, 3:23:7;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4

[15] 楊東川:《鬱金香的奇葩》,頁52-53;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5; Michael Horton, For Calvinism (Grand Rapids: Zondervan), 56.

[16] 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

[17]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318

[18] 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

[19] 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據此看來,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神。

[20]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一)》,頁539-40

[21]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三)》,頁108

[22]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三)》,頁115

[23]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38, 74.

[24] 神在創立世界以先,已經定下永恆的旨意,就是藉著衪兒子耶穌基督去拯救那些墮落犯罪的人,並靠著聖靈的恩典,保守他們相信聖子耶穌,又持守信心,直到末了。另一方面,讓那些無可救藥、不信的人留在罪中,在震怒之下;並定他們的罪,叫他們與基督分離。這是根據約三36所說的: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的身上。此外還有其他的經文作為根據。;參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76;楊東川:《鬱金香的奇葩》,頁40-41

[25]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78

[26] Arminius, ‘A Declaration of the Sentiments of Arminius,’ Works, 1:658;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38-39, 63, 120.

[27]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三)》,頁114

[28] 參弗一511;羅8:29-30;徒四28;林前二7

[29]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318464

[30] 參羅九6-25

[31] 參羅九30-32

[32] 參羅九30及十10

[33] 因他們不領受愛真理的心,使他們得救因信真道之故,能以得救。

[34]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35, 181.

[35]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6

[36] 基督的死是唯一而完全的祭,其價值足以贖回全世界之罪;參Horton, For Calvinism, 97.

[37]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9; Horton, For Calvinism, 95; Michael S. Horton, ‘A Classical Calvinist View,’ in Four Views on Eternal Security, ed. J. Matthew Pins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2), 26.

[38]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39]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三)》,頁130

[40] Horton, For Calvinism, 94-95.

[41] Ibid., 96-97.

[42]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6

[43] 世界的救主耶穌基督曾為所有人及每一個人受死,又藉著衪在十字架上的死,使他們得著救贖和赦罪;但除了信徒,沒有人可以享受罪的赦免。這是根據約三16神愛世人,甚至將衪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衪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一二2又說:衪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參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76;楊東川:《鬱金香的奇葩》,頁41

[44]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三)》,頁112

[45]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317

[46] 同上,頁481Olson, Arminian Theology, 33-35.

[47] Arminius, ‘Examination of Dr. Perkins’s Pamphlet,’ Works, 3:430-31; ibid., 123.

[48]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324;楊東川:《鬱金香的奇葩》,頁53-54

[49]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42; Horton, For Calvinism, 42.

[50] Horton, For Calvinism, 105.

[51]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7

[52] 同上,頁326

[53]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三)》,頁123Horton, For Calvinism, 107.

[54] 這種恩典引發、維繫,並且成就一切的良善。重生的人若得不到神恩典的幫助、醒覺,去跟隨神,與神合作,就不能思想、渴慕或實踐善行,也不能抵抗邪惡的試探。所有善行、善事,都歸於神在基督裡的恩典。但恩典的運行,並不是不能抗拒的,正如聖經記載,有不少人就曾經抗拒聖靈。使7:51和其他經文都有記載;參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76-7;楊東川:《鬱金香的奇葩》,頁41;引Arminius, ‘A Declaration of the Sentiments of Arminius,’ Works, 1:664;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162.

[55]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78-9Olson, Arminian Theology, 35-36, 59, 76-77.

[56]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161, 164.

[57] 艾利克森:《基督教神學(卷三)》,頁121;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82

[58]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159-60.

[59]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7-8

[60] 他們出去,顯明都不是屬我們的Horton, ‘A Classical Calvinist View,’ 119-20.

[61] Horton, For Calvinism, 115-16.

[62]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68

[63] 同上,頁330Horton, ‘A Classical Calvinist View,’ 31.

[64] 那些靠著真信心歸於基督,有聖靈居住的人,都有完全的能力去和撒但、罪惡、世界和自己的肉體爭戰,並且得勝;如人所知,都是因為靠聖靈的幫助而成的;而耶穌基督更會在人遇到試探時,伸出援手,只要人願意面對爭戰,願意接受衪的幫助,而不是停滯不前。基督會保守他們不致跌倒,讓他們不因撒但的詭計而被誤導,或從基督的手中失落,這是根據約十28基督的話:誰也不能從我的手裡把他們奪去。但究竟他們會否因為無知,離棄當初在基督裡的生命,回到現今邪惡的世界裡,轉離聖潔的教訓,失去良知,失落恩典;這些都必須得到更多聖經的根據,我們才可去教導眾人。;參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77;楊東川:《鬱金香的奇葩》,頁42

[65]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32.

[66] Stephen M. Ashby, ‘A Reformed Arminian View,’ in Four Views on Eternal Security, ed. J. Matthew Pinso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2), 158;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81

[67] 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袮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

[68] Ashby, ‘A Reformed Arminian View,’ 163.

[69] Ibid., 172.

[70] Ashby, ‘A Reformed Arminian View,’161-62.

[71] Ibid., 165-66.

[72] Calvin,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1:530Arminius, Works, 2:42; ibid., 163.

[73] Ibid., 164-65.

[74]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71.

[75] Ibid., 77.

[76] Ibid., 66.

[77] Ibid., 5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