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聖依納爵.羅耀拉(St. Ignatius of Loyola《神操》中的「神枯」

陳幸裕

回到華人神學園地

回到陳幸裕神學網頁

 

 

一、       引言

  聖依納爵.羅耀拉St. Ignatius of Loyola1540年創立了耶穌會(Society of Jesus)。[1] 就屬靈層面而言,耶穌會Jesuits)曾為更正教帶來沉重的打擊,而這居然非以武力,乃以它的屬靈內涵作兵器。其中,靜態的方式便是讓人藉退修默想基督生平,而使人從中得到屬靈亮光;這理念是耶穌會非常寶貴的屬靈資源傳承,這不僅對當代天主教改革產生極大影響,甚至對以後的幾個世紀也影響甚深。最後,這屬靈資源也為更正教所採用。[2] 耶穌會士Philip Caraman形容依納爵藉此書影響了兩個世紀的歐洲教育課程和文化,同時為天主教帶來了改革。[3] 另外,持相似看法的Evennett認為,依納爵式的默想,使整個十五世紀的默想傳統發展至頂點。他認為默想已不只是沒有系統地思想某類聖經景像,或作宗教性的想法,而是有系統且集中地默想,以致能達到依納爵所提出的與神「對話」。[4]

而這個屬靈資源便是依納爵所撰寫的《神操》。[5] 而《神操》一書中,常提到辨別神類,而依納爵也透過自身經歷,認為當人能正確地辨別神類時,便能知道神的旨意。因而影響人會否承載神的旨意而朝向生命與愛的方向行,或是人不斷思念世俗的事,朝著違背神的旨意之方向,逆向而行。[6]

又因辨別神類中,分為「神慰」與「神枯」;普遍而言,人對「神慰」的理解是正面的;相反,對「神枯」的理解卻顯得負面,甚至認為是需要避免經歷的靈修階段。[7] 故此,本文有意對「神枯」這主題進行初探,並相信其對操練屬靈生命有著重要意義。

二、  《神操》的形成

   依納爵於1539-1541年修訂《神操》。《神操》的出現,不難想像是反映當時在巴黎和羅馬時期,教會出現的動盪不安情況。他強烈地意識到教會的缺失,並渴望更新當時的教會。而他的更新方法,主要是透過交談與神操來幫助人達致內在的更新,而被更新的結果,居然是創立了耶穌會,投入教育工作、向外傳教等影響後世深遠的服侍。[8]

  《神操》於15489月首版印行,它主要教導人們透過操練靈修生活,以達成人生目標。他於152189月,開始撰寫《神操》,因著其在羅耀拉、蒙賽辣與茫萊撒期間的靈修經歷轉化後記錄下來的作品。換言之,他是《神操》的首個使用者。[9] 這本指引退修者實踐屬靈操練的手冊。要求操練者需作三十日退修,每天在獨處中默想四至五次。[10] 他以此書訓練共同創立耶穌會的追隨者。由依納爵年代到現今,耶穌會的神父、學者和修士們都有責任以不同形式,與適應模式來實踐這手用上的內容。[11]

  《神操》的操練主要分「四星期」進行,又或以四個主要部分實踐。第一星期是思想罪;第二星期的思想對象開始轉為耶穌基督,包括其生平至棕樹主日;第三星期主要默想主耶穌基督的受難;最後的星期便默想主耶穌的復活和升天。另外,附加三個祈禱方法。這三十天的默想操練,為要幫助操練者反省自我生命與基督信仰的連結。[12]

  依納爵相信人惟有知道當應做的事時,便能堅定地作出合適的決定。而這也是《神操》一書的最大目的和效用:透過默想耶穌生平,體會耶穌道成肉身的經歷,有助提昇個人的屬靈生命,以順服和遵行神的旨意。[13]

三、  神類分辨——「神慰」與「神枯」

  依納爵期望操練者要懂得辨別神類——「神慰」和「神枯」,[14] 以致能更正確地知道神的旨意。[15]

  「神慰」,是人靈上的內在推動,使人對造物主產生愛慕之心;以致人不再愛戀世上事物,只因愛造物主之故才愛惜那些事物;並因任何與事奉或讚美神有直接關係的事,而感動落淚,促使其更愛神。這都算「神慰」。反之,內心傾向世事、靈魂的昏暗,或因各種內心不安而使人失去信心、愛心和盼望,並感到與上帝關係疏遠等想法,都視為「神枯」。[16]

  「神枯」一詞源自中古英文de soleto be made alone),意即「被留下孤單一人、被遺棄或被拋棄」等。神枯使人覺得自己離神很遠,似乎感覺不到神的同在,心靈上覺得被遺棄、感覺孤單。[17]

  另外,依納爵認為「善神」是引導人走向「神慰」,而惡神則使人走向「神枯」。[18] 耶穌會士惠特神父曾這樣形容「假神」(惡神):「假神=魔鬼+悲慘境遇的創傷+破壞性的經驗和行為+心理包袱+情緒軟弱等等。任何事物,只要會把我們從天主身邊拉開,或使我們遠離天主對世界愛的計劃,就是假神。」[19] 而且,他還如此形容「真神」(善神):「依納爵所謂的真神也不只是聖神(聖靈),還包括任何使我們更親近天主的事物。真神=聖神+世界的美善+人生幸福的境遇(像身體健康或天氣晴朗)+積極向上的經驗和行為+心理的安定及力量。[20]

  而耶穌會士馬克神父理解依納爵的看法是,人被假神或惡神影響,便是神枯的狀態,那時人不宜作決定。反之,當人在真神或善神的影響下,才是神慰的狀態,那人便可作出合宜的決定。[21] 他又指出,人很多時簡單地認為神枯便是感覺不好,神慰便是感覺良好。但他認為按依納爵對靈修的看法,辨別神類非單憑感覺。[22] 而且,馬克神父認為學習依納爵辨別神類規則的目的之一,是使人找到抵抗神枯的方法。[23]

 

四、  神枯的原因及意義

  依納爵提出,感到神枯主要有三個原因:(1)自我疏於神操所致;(2)神枯是考驗本身對自我價值和侍奉的看法。(3)神枯能讓人認清自我,人只靠自己的能力,是無法獲取深刻的神慰等。並認為神枯是上帝賜予操練者的禮物,以免人驕傲地把神慰等一些好的屬靈狀態,歸功於自己努力所得。[24]

  耶穌會士馬克神父認為,雖然神枯並非由神而出,但卻是神允許的,為要讓人在神枯時期有機會領受較難得的恩寵,使個人的生命能夠成長。[25] 知名的仁愛傳教修女會德蘭修女經歷「神枯」達五十年之久。相同修會德蘭瑪德肋修女認為,對於德蘭修女而言,這漫長的神枯經歷,是她的神修生活中的一個淨化過程,使她自己更真誠地愛神,而非為了得到回報。[26]

  來自主徒會的輔仁大學哲學系教授張振東神父認為,神枯是煉路生活中常有的現象,是煉淨身靈毛病的初步方法。神枯的過程是走向「明路」(Via Illuminativa),走向神並與祂合一(Via Unitiva)的歷程。他又提到聖十字若望曾形容,神枯是神所允許對人的考驗,是神對那人特別愛的訓練。[27]

  因此,「神枯」與「神慰」雖彷如對立的兩個屬靈狀態,且容易讓人被其負面性的詞彙影響,以致對其觀感負面,甚至阻礙正視它的態度;[28] 但實際上,從依納爵及不同學者或修士的言論中可看到,「神枯」確有其意義和存在的重要性,而以怎樣的心態看待它,則影響人如何利用或對抗神枯,以致為人帶來真正的生命益處。

五、       對抗神枯的方法

  依納爵鼓勵人為克服神枯,應努力地透過祈禱和默想、苦工等去使自己有反省,以改善神枯的情況。他相信上帝藉著神枯考驗人,當人憑己力以上述方法持之以恆地抵抗神枯時,神慰便會回來。[29] 所以,某程度而言,神枯也是達到神慰的踏腳石。

  而耶穌會士馬克神父就著依納爵提出的神枯狀態,提出八點對策。[30] 他提出:

1.      給神枯命名:他引用《聖經》創世記中亞當給萬物起名,意味著有權管理神枯。又以心理學角度分析,當為神枯命名後,便能制止神枯對個人影響的加劇,向離開神枯踏出了一步。

2.      避免改變原先在神慰時的主意或做重大決定:他認為人在神枯時,因著個人情感或屬靈狀況,或會失去客觀性,故不應隨便做任何決定。

3.      依靠可信任的支持網絡:如屬靈導師或屬靈同伴、教會等。因為他們補足自身在神枯期間的不客觀性,有助增加個人作決定的理性力量。

4.      思考引發神枯的倫理或心理原因:馬克神父認為因著依納爵身處的時期,倫理討論和心理學的發展未完善,以致他認為在依納爵提出神枯乃出於「罪」的原因以外,認為神枯也有可能出自是倫理或心理層面的原因。

5.      防避假神(惡神)扮作善神的推動:他認為有些衝動和渴望,從表面上看是神聖、美好的,但卻是引誘人離開上帝的召命,不遵從祂旨意的方向。故此,要以依納爵辨別神類的方法,作出評估和判斷自我狀態,如所作的事,會否增進個人在信仰上的信心、盼望和愛心。

6.      主動抵抗神枯:如增加祈禱和參與教會活動,以反擊神枯。

7.      接納自己處在神枯狀態:如依納爵建議靈修導師切勿對於神枯者表現嚴厲,反以温和態度,鼓勵操練者堅定奮勇地繼續靈修操練,因為依納爵相信神枯不會持續長時間,只要有這個盼望,便會很快脫離神枯的狀態。

8.      要深信神使用神枯使人的生命成長:如《聖經》約伯記的主人翁約伯,因著神枯經歷,比之前的生命更蒙福。

  縱然馬克神父提出許多有關對付神枯的策略,但我卻更喜歡香港資深心理輔導員葉萬壽應對神枯的建議。他認為神枯階段是每個成熟信徒必經的信仰歷程,當人已盡己力親近神時,而神並非每次以同樣的方式出現或給予神慰,人唯一可做的便是等候。故此,在這階段,他認為人的靈修默想乃以默觀為主。[31]

  而值得注意的是,他與馬克神父雖都同意在神枯狀態中,人須要堅持禱告和親近神,且兩者都有提到神枯期間,或會出現的情緒狀態。但不同的是,葉萬壽集中強調人必須緊記和深刻相信自身的蒙恩得救經歷,鼓勵人帶著這份對信仰的信心走過神枯階段。[32] 而馬克神父在提出八個應對神枯的對策中,提到不少的心理學等方法和例子作出教導,似乎更著重鼓勵人處理神枯時的情緒狀態。[33]

  兩者相比之下,葉萬壽面對神枯的焦點似乎更貼近依納爵處理神枯的方法。首先,綜觀《神操》一書,依納爵讓操練者在約一個月內,連續不斷地在默想罪、基督的生平和為人帶來的救恩、復活等主題上,讓人反思祂對自我的召喚,令人帶著召命感去擴張祂的國度,進到現實生活中並實踐信仰;[34] 這便積極地反映依納爵所關注的,是希望操練者透過回想基督對人和自身的付出,願意把整個身心靈都降服在基督堙A為祂所用。另外,從《神操》正文堙A雖有提及「神枯」的應對方法,但卻只用了很少篇幅教導,而且,其教導對應的方向仍是以多祈禱和默想,鼓勵人相信神會賜予恩典渡過。[35]

  兩者對於勸告和幫助神枯者的方法差異,將導致的可能結果:

(1)     使用馬克神父的方法:有助讓神枯者對自我的價值觀和靈命認識更深,看到自身的問題而積極地面對和解決疑難。但也可能讓神枯者過於偏重自我認識,而把默想焦點偏離基督的付出,這則可能變成以自我為中心的信仰態度,沉浸在個人經歷堙A而非神的救恩,以致不思考以佈道行動回應信仰。

(2)     接受葉萬壽的觀點:人不探求自我情緒,只按照《神操》所教導,專注默想罪與基督生平時,會很快回復神慰的狀態,也因基督對世人和自身的愛,而滿有力量專注於其吩咐去服侍。但也有可能隱藏著情緒危機,漠視了內心的情感需要,變成理智型的侍奉者。

六、       總結

  從《神操》正文中,或因作者依納爵想將書本焦點放在操練內容上,故對「神枯」主題沒有作太詳細的敍述。然而,從實際經驗中,我體會信徒生命未必常在「神慰」的狀態堙A甚至可能像德蘭修女一樣,反而常在「神枯」中,讓生命常自覺不滿足,這更促使人走向上帝。但當人不仔細理解「神枯」所帶來的意義時,便可能會失去屬靈生命的成長契機。故此,這次能認識「神枯」在負面的表面下,原來是隱藏起來的一份充滿益處之生命材料,這便更能以平常心看待神枯的經歷,而不會陷在靈堛熒\疚中,導致真正跌入魔鬼的圈套堙C

七、  參考書目及網上資源

A.      書目

1.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著。左婉薇譯。《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聖依納爵專輯。臺北:光啟文化,2017

2.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著。鄭兆沅譯。《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台北:光啟,2011

3.      彭順強。《二千年靈修神學歷史》。神學教育叢書。香港:天道書樓,2005

B. 網上資源

1. 胡國楨。〈神操中分辨神類規則的結構〉。網頁《神學論集》(42期)1980 http://archive.hsscol.org.hk/Archive/periodical/ct/CT042/CT042E.htm(下載日期2018/3/1)。

2. 張振東神父。〈黑夜感言──神枯是神修的第一步〉。網頁《新浪博客.荒原星語》(2013/8/5)。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92b4510101fp9j.html(下載日期2018/3/1)。

3. 陳婕西。〈神慰與神枯〉(2015/11/8)。https://zh-tw.facebook.com/notes/%E9%99%B3%E5%A9%95%E8%A5%BF/%E7%A5%9E%E6%85%B0%E8%88%87%E7%A5%9E%E6%9E%AF%E8%80%90%E5%BF%83%E8%AE%80/854345094677992/(下載日期2018/3/1)。

4. 葉萬壽。〈第一身抑鬱〉。網頁《心自寬輔導及訓練服務》(2012/12/5)。 http://www.innerspace.com.hk/info_article_cat2012_12_05c.html(下載日期2018/3/1)。

 



[1] 彭順強:《二千年靈修神學歷史》,神學教育叢書(香港:天道書樓,2005),頁235

[2] 彭順強:《二千年靈修神學歷史》,頁233

[3] 彭順強:《二千年靈修神學歷史》,頁237

[4] 彭順強:《二千年靈修神學歷史》,頁242

[5]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著,左婉薇譯:《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聖依納爵專輯(臺北:光啟文化,2017),頁12

[6]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27

[7] 陳婕西:神慰與神枯2015/11/8),https://zh-tw.facebook.com/notes/%E9%99%B3%E5%A9%95%E8%A5%BF/%E7%A5%9E%E6%85%B0%E8%88%87%E7%A5%9E%E6%9E%AF%E8%80%90%E5%BF%83%E8%AE%80/854345094677992/(下載日期2018/3/1

[8]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著,鄭兆沅譯:《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台北:光啟,2011),頁264-265

[9]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頁30-31

[10] 彭順強:《二千年靈修神學歷史》,頁235-236

[11] 彭順強:《二千年靈修神學歷史》,頁236

[12] 彭順強:《二千年靈修神學歷史》,頁236

[13] 彭順強:《二千年靈修神學歷史》,頁242

[14]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頁153

[15]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27

[16]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頁153

[17]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35

[18]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頁153-154

[19]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28

[20]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28

[21]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28-29

[22]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31-32

[23]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83

[24]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頁155

[25]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123

[26] 德蘭瑪德肋修女:德蘭修女『神枯』的秘密,網頁天主教香港教區視聽中心2016/9/14 http://hkdavc.com/%e5%be%b7%e8%98%ad%e4%bf%ae%e5%a5%b3%e3%80%8c%e7%a5%9e%e6%9e%af%e3%80%8d%e7%9a%84%e7%a7%98%e5%af%86/(下載日期2018/3/1)。

[27] 張振東神父,黑夜感言──神枯是神修的第一步,網頁新浪博客.荒原星語2013/8/5),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c92b4510101fp9j.html.(下載日期2018/3/1)。

[28] 陳婕西,神慰與神枯〉。

[29]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頁153-154

[30]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84-127

[31] 葉萬壽,第一身抑鬱,網頁心自寬輔導及訓練服務2012/12/5)。 http://www.innerspace.com.hk/info_article_cat2012_12_05c.html.(下載日期2018/3/1

[32] 葉萬壽,第一身抑鬱〉。

[33] 馬克.希柏道(Mark E. Thibodeaux, S.J.):《聆聽內心的聲音:向依納爵學習分辨》,頁84-118

[34]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頁45-169265

[35]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神操新譯本:剛斯註譯》,頁153-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