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中的盼望》經文:彼得前書五6-11

亞瑾

[作者保留文章的版權]

回到 華人神學園地主頁

回到 亞瑾神學網站

 

知道講道日期後,有感動要講《彼得前書》。但是,讀《彼得前書》的初期,我是有點猶豫的。因為,《彼得前書》是為了堅固那些正在苦難與試煉之中的信徒而寫的,鼓勵信徒藉著復活的主必會再來的盼望,能在一個不利的環境下,仍然靠著主站立得穩,過合乎神心意的聖潔的生活。猶豫的是,我想:"不是每一個兄姊都在苦難和試煉之中的,有些兄姊可能覺得自己很幸福。"不過,讀著讀著,《彼得前書》提醒我:原來,「受苦」是忠於基督的人必會遭遇到的。因為我們的主 - 耶穌基督,是透過苦難而得勝的;故此,作為耶穌基督的跟隨者,有火煉的試驗/苦難臨到我們,是不用感到奇怪的事,我們更要有為主受苦的心理準備。  今天我們會一同以《彼得前書》,思想怎樣去預備/面對這些屬靈的爭戰。請一同讀五章6-11節,教會雙行本聖經是在新約的332頁。

 

所以你們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時候他必叫你們升高。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為知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那賜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裡召你們,得享祂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願權能歸給祂,直到永永遠遠。阿門。

 

信靠順服,活好當下

所以你們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時候他必叫你們升高。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6-7)

 

「自卑」即謙卑,是語帶命令的被動詞。是回應上文「但神抵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  基督徒都希望自己是謙卑的,特別當我們讀到「神抵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的時候。但吊詭的是:當我們驕傲的時候,我們不會覺得自己是驕傲;而若果我們是謙卑的人,我們也不會自覺謙卑。  不過,彼得在這裡,不是要我們向人存謙卑的心,而是要我們向神存謙卑的心:要順服神,並且是毫無保留,毫無條件的向神謙卑。 這個建議就很踏實了。因為,愛我們的神是不會要我們白白受苦。若意識到這是出於大能的神的容許,基督亦曾經受苦;我們便因為知道:神必定有祂的美意,神的手更必會在我們的苦難背後工作;而能靠著神忍耐,不怨天尤人、沉著應付。

「到了時候他必叫你們升高」的「到了時候」,在《彼得前書》裡,是指主再來的時候。所以,我們在試煉中的盼望,是知道他日必得著天上的基業。

 

苦難之所以難擔當,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我們不知道它甚麼時候結束,我們甚而不知道明天會有甚麼情況。因此,我們不單在困難裡被多方面的拉扯而感到無助,更因著不能作計劃,而有失控和失去方向的感覺。 就此,彼得的提醒是:「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當我們落在艱難裡時,要借著禱告憑信心將一切「卸」 - 「交托」給神。「他顧念你們」直譯是「對他來說,你是有關係的」。我們和神是有關係的 - 我們是天父的兒女,發生在兒女身上的事情,天父不會不理。

 

我時常祈禱,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是一個容易憂慮的人。在照顧爸爸的這一年多裡,我比以往更多的祈禱,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實在有太多我只能祈禱的事。

上年年尾,爸爸的狀況突然差了很多,在聖誕節假入了醫院。那時,媽媽覺得我們照顧不到他了,想先找老人院,媽媽認為他一出院便送他去老人院他會容易點接受。媽媽已經88歲了,她說照顧不到爸爸,我們沒有人敢說不;媽媽叫最多意見的弟弟去找老人院,弟弟取拖字訣。而我因為不能夠肯定我們是否照顧不到爸爸,於是也不催促弟弟,只是祈禱。 事實上,自爸爸中風後,我一直祈求神看管著我們替爸爸做的所有決定。 那次出院多了個病名叫帕金遜。 他初回家的時候,照顧的確是相當吃力的,我唯有盡量做和禱告。有晚半夜在疲倦憂慮中醒來,感謝神的是:心中竟隨即想到:我一直有禱告的,所以神一定是看住的。然後,腦中想起崇拜時唱的一首詩歌;半睡半醒中我想不起是那首詩歌,就這樣聽著聽著,便又睡著了。 新年前爸爸因面腫氣促又入院。因為上個農曆新年爸爸在醫院過,我很想他今個新年可以在家過,便又祈禱。 感恩爸爸不單可以在家過新年,慢慢的,我和媽媽的摸索學習加他上的進步,我們又可以照顧到他了。

 

主耶穌說:"不要為明天憂慮,好好活在今天。"願意當我們在苦難裡時,會得藉著禱告,把一切的憂慮卸給神,這樣去活好今天,活好當下;因為只有今天,這一個當下 - present,才是屬於我們,才是我們可以掌握的。這樣,我們必然經驗到神的顧念,因著神加能賜力和幫助,渡過難關,更從而得到「升高」。

 

 

操練敬虔,同守真道

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為知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歷這樣的苦難。(8-9)

 

務要謹慎、要警(儆)醒。即我們要思想清晰、清醒和有所戒備。就好像士兵出戰時的心理狀態,好善於應付任何突如其來的攻擊。

「撒旦」/「魔鬼」是代表了所有邪惡的勢力;它的主要工作,是要阻攔神的作為和摧毀神的子民。在新約,它被稱為世界的王(約十二31,十四30,十六11;又參弗二2)可見它亦有相當的能力。彼得以「餓獅主動出擊,要獵殺獵物」的意象,將肉眼看不的屬靈爭戰揭示出來;叫我們必須要有謹守和儆醒的心,以免被魔鬼攻擊時,措手不及,中了它的圈套。

抵擋魔鬼是要用堅固的信心的。耶穌在曠野禁食40晝夜後,受到魔鬼的試探,耶穌是以神的話來堅拒之(太四1-11;路四1-13)。《以弗所書》(六11-12),教導我們要佩帶神所賜的全副軍裝。《雅各書》(四7-8)叫我們要順服神,要親近神。

 

所以,當我要和在困難中的兄姊同行時,我必定會留心了解,這個困難對他和神的關係有甚麼影響?他會更/還是/的禱告、讀經和返教會崇拜呢?因為,有規律的去親近神,好讓神有機會和自己說話,是過信靠神的生活的第一步。  接著我會細心聆聽,這事讓他有些甚麼情緒;他是覺得 平安和感恩/還是/心中充滿著 恐懼、憤怒和苦毒呢? 因為,這裡的要我們謹守、儆醒,是指著上兩節要我們謙卑順服神、將憂慮卸給神的命令說的。 我們要省察、保守自己的心。若果我們不省察自己的內心,我們其實都可以是個「定時祈禱、靈修、返教會,但我們所講所做的,既不能夠祝福人,也不能夠讓神得榮耀」的人。

 

因為知道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正在經歷這樣的苦難。彼得強調,如今我們所受的,亦是普世信徒所受的。「也正在經歷這樣的苦難」直譯是「同樣的苦難被達成」。「被達成」這個詞帶出:苦難的臨到,有神的容許,為了達成祂的美意。

這句教導讓我想起,另一種 在苦難中的人 容易有的想法:"只有我一個人在這個處境,沒有人明白我。"  這是個非常危險的想法。因為,覺得"某件事只有你一個人在做。"又或是"沒有你,這個人/這件事就不成了"是會帶人走向死胡同的。 近年"婆婆殺死6歲的外孫"、"照顧者殺死長期病患的親人然後自殺"等新聞。當事人很可能是落在這樣的思想和情緒中。所以,受苦的信徒必須找弟兄姊妹和她同心祈禱,一同面對。要緊記:我們無論信主有多久,仍然會在信靠神的事情上有盲點的。

 

我的禱伴中有一個經常以:"求神讓我可以輕輕鬆鬆的照顧爸爸。"來為我祈求。這句說話,在上年底爸爸再差了的那段日子變得很礙耳。我心中想:"照顧一個被 腦退化+濕疹+帕金遜 所苦的人,怎麼可以會是輕輕鬆鬆的呢?"

年初一和她祈禱,她又這樣祈求,還講了些幾年前她照顧患腸癌帶屎袋的老爺時,如何經歷神 的見證。 年初三崇我拜早到了教會,坐著等待時,想起她的這個代禱,那時我想:"我不應該未自己祈求就否定了這個可能性。"於是誠懇的為此祈求,求神加我和媽媽照顧爸爸的智慧,好可以減少不必要的勞累。 初五晚媽媽去了團拜,只有我和爸爸在家。當爸爸說要小便的時,我想,何不試試依他的意願讓他去廁所,我只要看著他,他不一定會攪花灑弄到全身濕。這樣一試,便開始返:只需扶他去廁所,而不是要他用便椅/鴨仔他痾唔出,返番上床瞓不久又瀨,攪到要擦身、換衫、換床單。

 

爸爸在上年底那次住醫院之後變得很容易哭,睡覺時更不停很大聲的講被人攻擊的開口夢;我帶他去看一個善長醫治老人抑鬱的中醫,中醫師不是信徒;可是,當他知道我是傳道人,而爸爸現在是電視、報紙甚麼都不看,連散步也不肯去,整天除了吃和拉,都是睡在床上。那個醫師竟然建議我讀聖經給爸爸聽。第一次聽見他這樣建議時,我不知他是取笑我,還是認真的?新年前醫師再建議我讀聖經給爸爸聽,我才決定他是認真的。不過,因為想不到讀聖經給被 腦退化+濕疹+帕金遜 所苦的爸爸,怎麼可以幫助他的情緒,我仍然沒有做。在年初三那次崇拜前的靜思中,我也決定要試試。當天回家便立即問睡在床上的爸爸:我讀聖經給你聽好不好?爸爸說好。我便盡量靠在他耳邊大聲的讀2章聖經。 爸爸自中風後不大說話。病得耐了,我也想不到有甚麼可以和他講;當他被病(如:濕疹)所苦時,說替他祈禱,有時他會說無用不想祈,連說唱〈天父必看顧你〉給他聽他也不要聽。 我先讀福音書,因為現在他的聽覺很差,我會盡量靠近他耳邊大聲的讀,他睡在床上抓著癢聽著。我不知他聽進了多少,明白多少;但是,看見他聽下聽下安靜睡著,我相信他是能藉此領受到基督所賜的平安的。

 

清心事奉,必得見神

那賜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裡召你們,得享祂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願權能歸給祂,直到永永遠遠。阿門。

 

將自己的目光/注意力轉向我們這個「賜諸般恩典」的神,這個「曾在基督裡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的神,這個答應帶我們「進入祂永遠的榮耀」的神,是我們要在困苦裡得勝的一個不可忽略的要素。要記著:「各樣美善的恩澤和各樣完美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雅一17)。」

「暫受苦難」即「暫時受苦」,是一段短的,將會有終結的時間;彼得以此對比上一句的「永遠的榮耀」。  成全、堅固、賜力量和建立等動詞都是未來時態,表明這些都是神的應許。是的,神必然讓我們穩妥地進入榮耀之中;我們的信心將被堅固,不為任何事物所動搖;神所賜的力量會讓我們強壯和建立我們的品格。但是,我們是要用信心去支取的。而在原文裡,這4個動詞的後面是沒有「你們」的;因為,神不單單保守那些正在面對壓迫的信徒,而是所有屬於神的人。

彼得因想到神奇妙的恩典和工作,發出了一簡短的榮耀頌,讚嘆「唯有神才是永遠擁有權能的那一位」。

 

我覺得照顧親人最難的,是要貼身地看著他受苦,這常常使我覺得無奈和無助;但是,當中也不乏讓我開心和要感恩讚美神的事:

 

過去我媽媽是拒絕和我一起祈禱,我堅持要祈禱,她也不肯跟我講"阿門"的。最近有3次她竟然肯和我一起講"阿門"!

一次是在爸爸因水腫氣促住院時,因鄰床的叔叔說他晚上不停發被人欺負的開口夢,我便在接著那次探病時拿醫治情緒的中藥給他喝;然後,又因怕這樣做對爸爸有不良的影響,想找人一起祈禱;打了幾個電話卻仍找不到人有空和我一起祈禱,便問媽媽可否在我祈禱時和我講"阿門",她居然肯照做。

另一次是想打電話給日間醫院負責爸爸的護士,告訴她某些我不同意的做法,覺得要講卻又害怕:不知她會如何想、如何對待爸爸。於是又要找人一起祈禱,找不到溫太,便著媽媽在我祈禱時和我講"阿門",她又肯。

最近一次是因爸爸發燒(39.9)入院,那次要等了9個鐘才上到病房。半夜醒來,以為接我班的弟弟仍在醫院陪爸爸等,很怕爸爸會燒壞腦,叫醒媽媽和她呻,然後我想祈禱請她講"阿門";她在我講完"阿門"之後,想了一會,還是講了"阿門"。

 

今年爸爸申請到的日托是循道衛理會的,有院牧註守,每星期六都有半小時專為日托的院友舉辦的敬拜。我告訴院牧我想爸爸在那裡受浸,院牧問爸爸想不想,爸爸說想;院牧便叫我問問各家人,感恩家人都同意。 我想爸爸在那裡受浸,主要是希望院牧的浸禮班會讓爸爸清楚所信;還有因為,我發現,原來我是不能向爸爸講:"你不用怕,因為你死後可以上天堂的。"我原來是和爸爸講不出這些說話的。 有次因爸爸血壓底,護士要我去帶爸爸回家,我因而參與了一次院牧替爸爸上的浸禮班。親眼看見:原來爸爸是會得跟院牧讀大字的聖經經文,和根據經文清楚的回答:"信了主耶穌的人,死後是有永生。"這讓我感到很安慰。

  受浸那天早上,我和媽媽替爸爸穿衣服時,媽媽問爸爸:"你知不知道甚麼是受浸?" 爸爸不論去日間醫院、日托呀,要做評估時,媽媽都和我一起帶他去。可能因為看見爸爸對這些人員的提問/要求,爸爸都是說:"好。"滿口的答應,做不做得到則另計。故此,媽媽認為爸爸的答應受浸,也是同一個情況;所以會問爸爸:"你知不知道甚麼是受浸?" 爸爸卻是不出聲,不回應她。  到受浸時牧師問爸爸:"你為甚麼要受浸呀?"爸爸說:"要信教囉。"對於一個92歲的老人家來說,這已是十分準確的答案。 崇拜後院牧對我說:"你爸爸今天很精靈。" 原來,牧師在浸禮時問爸爸的各個問題,院牧事先曾問過爸爸的,當時爸爸是一句也不會答;故此,浸禮時爸爸的精準對答,令院牧喜出望外。我即開心的對院牧說:"是聖靈的工作!是聖靈的工作!"

 

 

結語

願意我們若落在苦難之中,會記起耶穌說:"你們在世上必定會受苦,但不要怕,我已經戰勝了世界。"將目光轉向這位充滿權能的神那裡,並且因為經驗復活的主的堅固與保守,能夠以「阿門」來回應神所容許的處境。